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欢迎来到保定党史
中共保定地方简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读史鉴今 > 中共保定地方简史中共保定地方简史

第五章 夺取解放战争的胜利

发布于:2013-6-4 16:44:09 点击量:

一、反对内战 保卫抗战胜利果实

抗战胜利后的保定形势    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统治集团,在抗日战争中将大批军队退缩到西南和西北大后方,以保存实力。抗战胜利后,实行反共内战政策,为了在内战中处于有利地位,首先集中力量抢夺抗战胜利果实。一方面依靠美国将其远在西南、西北大后方的军队,空运、海运到华北、华东、华中及东北地区,抢占战略要点和铁路交通线;另一方面利用日伪军担任守备,“负责”对人民军队作“有效之防卫”,大批伪军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地下军”、“先遣军”。日军投降的第二天,新城县日伪大汉奸王凤岗被蒋介石委任为平汉路护路总队第七纵队队长,并带着伪军到保定接管了城防和部分军火物资。不久,孙连仲被蒋介石任命为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北省政府主席,池凤城为十一战区司令长官驻保定的全权代表。9月中旬,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长官司令代表处人员进驻保定。为了尽快抢占保定,池凤城不等国民党军大部队的到来,就迫不及待地将伪治安军清河军校收编为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干训团,做为国民党军的“先遣军”。10月初,池峰城带领这个“先遣军”到保定接收。同月,池凤城又以伪治安军清河干训团部分士官为骨干,组织了保定警备司令部,还将日伪华北治安军第二集团所属的第三步兵团驻保的1900多人,第六集团军十四、十五、十六团整编为国民党第二军、二十四军和二十八军3个军,隶属警备司令部,为省会的卫戍部队。与此同时,一些解放区原县城的敌伪组织人员也摇身一变,纷纷组建国民党的流亡县政府、县党部。一时间,保定城内国民党的机构林立,反动统治的乌云笼罩在古城上空。

国民党接管保定后,即运用其统治机器,对保定人民在政治上迫害,在经济上盘剥和掠夺。保定沦陷8年,民穷财尽,接收保定后本应休养生息,恢复经济,但国民党政府却倒行逆施,不顾商民死活,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压得工商户喘不过气来,无法恢复生产。特别是物价飞涨,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国民党为打内战,军队连续不断地修建城防工事,为此拆毁市沟内外及护城河附近的民房2000多间,使许多市民无家可归。还将保定有历史价值的“保定军官学校”尽行拆毁,将南关公园的树木砍伐一光。在郊区肆意加重农民负担,田赋实行三征(征收、征借、代省县征集公粮),为修筑城防工事,从附近村庄派夫抓夫2万多人次。由于国民党当局所作所为,使原来对国民党抱有希望的人们幻想破灭了。他们愤怒地说:“等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保定人民在抗战胜利后,又重陷于苦难的深渊。

保定工作委员会的建立    抗战胜利后,中共冀中区党委为接管和开展保定工作,于19459月,成立了中共保定市委员会和保定市人民政府。正当准备接管之际,国民党却命令日伪军拒绝向八路军投降,国民党军随即占领保定,并接受日伪投降。中共冀中区党委鉴于当时的形势变化,1024日,撤销中共保定市委和保定市政府,并同时组建保定工作委员会。保委会书记由七地委城工部长刘旭兼任,副书记曹洪涛,组织部长高志堂,宣传部长柳洪原,联络部长霍向新。保委会对外称西线工作团,其主要任务是:统一领导保定城内的党组织及地下关系;派遣干部,发展组织;宣传群众,开展城市统一战线工作;了解调查敌情,领导保定人民向国民党反动当局开展合法的和秘密的斗争;团结全市人民,积蓄革命力量,为解放保定做准备。

保委会在接收和整顿党组织的同时,还选派许大发、高建志、石敏斋等8名干部进城开展工作,直接领导城内党组织和地下关系,同国民党当局进行斗争。他们进城后在一些地下组织处落脚,以职业为掩护,并通过地下党员和各种关系对保定城内国民党的军、警、宪、特组织及分布情况以及社会情况,进行了细致的调查,广泛教育群众,争取进步力量,发展壮大党的组织,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揭露国民党搞假和平、真内战的阴谋和独裁卖国的反动实质,城工工作开展得十分活跃。与此同时,保委会和所辖各区干部在武工队的配合下,经常深入到保定城郊各村庄,向广大群众进行政治宣传教育,宣讲共产党和平民主新阶段的方针、政策,揭露国民党破坏“双十协定”,挑起内战的阴谋,提高了广大群众的政治觉悟和辨别是非的能力。

为了更好的贯彻党的“保存力量,荫蔽精干,长期埋伏,以待时机”的地下工作方针,提高城工工作人员的素质,开辟保定城内及城郊的城工工作,保委会多次举办各种类型的内线关系培训班。19451018日至128日,举办了3期城郊干部培训班。轮训城郊干部160余人,发展党员80名。1946124日至28日,趁保定学校放寒假学生回家之机,举办了内线学生关系训练班,先后参加训练班的共有20多人。1946210日至227日,举办了保定城郊农村党员培训班,共举办两期,培训农村党员21名。通过举办各种类型训练班,为保定城内和城郊培训了一批干部和工作骨干,不仅加强了基层党组织的建设,而且为进一步开展城工工作奠定了组织和思想基础。

保定小学教员反饥饿反甄审斗争 保委会成立后积极开展工作,领导保定人民从各个方面同国民党当局进行斗争。11月下旬,爆发了保定小学教员反饥饿斗争。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清苑县政府接管了11所小学。当时在小学教员中部分人对国民党抱有幻想,可是国民党当局表面鼓吹“建国教育第一”,实际上接收大员们只顾个人升官发财,根本不管小学教员的死活,接收学校两个多月,连一分钱的薪水也未发,人们不得不四处借债,典卖衣物度日。在事实面前,人们对国民党的幻想破灭了,失望和不满情绪日益增长起来,要求请愿罢教。保委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积极组织党员到各校串联,组织大家起来斗争。1124日,法华庵、管驿街、县学街等10所小学30名教师代表,在淮军公所小学举行代表会议,商讨请愿问题。国民党清苑县政府当局得知后千方百计阻挠。122日,11所小学的教师在白衣庵小学举行全体会议,并宣布成立“清苑县立小学教职员联合会”(简称小教联)。会后“小教联”派出代表赴县政府请愿,明确提出:县立小学与省立小学待遇平等,补发1112月薪金;增加薪金,改善小学教师的待遇等要求。

小学教员们的活动,引起了国民党、三青团的注意,他们表面上转达大家的要求,暗中却四处活动,破坏请愿斗争。在这种形势下,党的特派员言林及时召开了党总支会议,决定利用“小教联”这个公开的群众组织,继续组织群众反饥饿,向国民党当局进行请愿斗争,粉碎敌人的恫吓和欺骗阴谋。地下党员遵照党组织的指示,通过各种关系到各校秘密串连,揭露敌人的阴谋。还以“小教联”的名义组织各校代表到保定各大中学校、警察局、国民党军二十二师、保定日报社等处联络,得到了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后经反复交涉,国民党当局被迫答应小学教员们提出的全部条件,小学教师反饥饿请愿斗争取得了胜利。

保定小学教员反饥饿请愿斗争胜利结束后,1946325日,国民党清苑县政府通令各县立小学:“为了提高教师待遇,实行并校裁员,定于328日进行考询(即甄审),全体教员(除校长、训育主任外)一律参加,不参加者视为弃权、辞职……”其目的是清洗教员队伍中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消除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地下党总支书记言林及时向保委会作了汇报。根据保委会的指示,决定发动群众,争取多数教员,利用“小教联”这个合法组织,开展反甄审罢教斗争。当日下午,“小教联”召开全体教员大会,通过了反对“裁员并校”的决议案。26日,国民党清苑县政府召开全体教员大会。国民党县党部常委王寿春辱骂教员“误人子弟”、“男盗女娼”,激起教员公愤。“小教联”当即决定罢教,并组织游行示威。最后在全体教员的坚决抵制下,28日没有人参加考询。29日,在地下党员的倡议下,全体教员大会通过决议,由“小教联”常委组成请愿团,到保定各军政机关请愿,说明事实真相,坚持让王寿春公开陪礼道歉,否则绝不复教。29日下午,“小教联”请愿团分别到保定警察局、专员公署、十四督察区请愿。与此同时,“小教联”又派代表到保定各大中学校联系,要求给予声援和支持。在社会各界舆论的一致谴责下,国民党清苑县当局只好答应了小学教员们的要求,责令王寿春在全体小学教员参加的大会上赔礼道歉。坚持6天的小学教员反甄审罢教斗争,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终于取得了胜利。 

自卫反击,保卫抗战胜利果实    保定党组织在领导人民同国民党反动当局进行斗争的同时,还加强武装斗争,对国民党军队违犯“停战协定”,进犯解放区,抢夺抗战胜利果实的罪行,给予有力反击,保卫了抗战胜利果实,保卫了解放区。早在1946112日战令生效之前,国民党军第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召集池凤城等开会,发出向解放区进攻的命令,刘化南等新由伪军改编的部队立即开始行动,向清苑、安新等冀中部队控制的地区发动进攻,侵占了南北沟头、朱庄、连庄、阮庄等村庄。到215日,又侵犯保南20华里的北大冉、东西石桥。在涿县,国民党第六专员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崔世昌指挥国民党军队,从县城和平汉路向东、西两侧延伸,在不断修筑炮楼和据点的同时,向路东涿县民主政府所在地刁窝村大举进攻,并强行侵占了刁窝村。解放区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对国民党军的进犯,进行了自卫反击。国民党军某部向保定南北沟头、北大冉进犯遭到八路军的迎头痛击。涿县刁窝村被国民党军侵占后,226日晚,冀中十分区七十五团一营由团副政委赵绍昌率领,包围了刁窝的敌人,在军民齐心协力进攻下,敌人遭受伤亡后仓惶而逃,刁窝又回到人民手中。《停战协定》生效后,新城的王凤岗为抢夺抗战胜利果实,违反停战令,连续出动兵力侵犯北衣巾店、大陈庄和方官、龙虎庄等解放区村庄,均遭到八路军和民兵的反击。

在自卫反击中,保定各县普遍开展了反奸、反特、反霸清算斗争。

二、粉碎国民党军事进攻 巩固解放区

军民同心抗击国民党反动派的全面进攻    1946626日,蒋介石悍然撕毁了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先后对解放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内战全面爆发。720日,党中央发出了《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的指示后,晋察冀边区军民对国民党军的进攻,进行了坚决的自卫反击。从19469月至19471月,晋察冀野战军在保定地区发动了保北战役、易涞战役、满东战役和保南战役,打退了国民党军的全面进攻,大量歼灭了国民党军,巩固和扩大了解放区。

在晋察冀野战军发起保北、易涞、满东和保南战役同时,保定各县地方武装和民兵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配合各战役作战,不断打退敌人的猖狂进攻,恢复了被敌人侵占的城镇和村庄,保卫了解放区。国民党军为占领容城,企图首先打通野桥、野桥营这一屏障。194635日拂晓,固城国民党军150余人突然奔袭野桥,民兵早已严阵以待,当敌人冲向民兵部队时,民兵队长赵连喜带领民兵连续数次打退进犯之敌。5天后,敌采取化装潜入的办法再次进犯野桥。民兵们早已预料到敌人这一招,当敌人入村后,民兵副队长朱克生带领民兵利用高房、地道与敌人激战,野桥营联防赶来支援,打退了敌人的进犯。敌人不甘心失败,413日傍晚,固城之敌纠集徐水之敌共250余人,分两路包围野桥。民兵们沉着应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进攻,激战一夜,黎明时敌人狼狈撤退。530日,由固城的国民党新二军一个营,纠集新城、定兴、徐水的敌人共千余人,分5路包围了野桥。赵连喜指挥民兵运用地雷战、地道战,从拂晓打到下午,打退敌人6次冲锋。接着,610日,敌200余来犯;616日,敌500余来犯;619日,敌200余来犯,结果都是以失败而告终。敌人恼羞成怒,于73日,又纠集了2000余人向野桥进攻。民兵与敌展开激战,在县大队的支援下,打退了敌人的猖狂进攻。在4个月里,野桥村民兵打退了数倍、数十倍于己的国民党军的8次进犯,保卫了解放区,受到了冀中军区第十军分区的通令嘉奖。

711日,定兴城、北河国民党军及赵玉昆部700余人,分5路包围定兴西册上村。该村民兵大队与县独立团密切配合,利用地道与敌顽强奋战,毙伤敌27人,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同月,国民党军刘化南率3000人进犯清苑县大白城。清苑县民兵配合独八旅,打垮敌主力,毙、伤、俘敌200多人。

8月,王凤岗带3个大队千余人,进犯新城县南宫井、马庄等村。两个村70余民兵自卫还击,打退敌人数次进攻。十分区警卫营闻讯急速增援,王凤岗带队溃逃。

108日,国民党第九十四军侵入涿县境内,再次强占了高碑店、松林店等地。在敌我兵力悬殊的情况下,涿县民兵团结奋战,狠狠打击敌人。108日,当敌侵占松林店向涞水出击时,涿县民兵大队配合冀中独四旅进行阻击,迫敌退回松林店。10日,敌又分两路向涞水进犯。冀中独四旅和县大队、民兵在南马、杨康一线截击,没让敌人越过拒马河。

在保北、易涞、满东和保南战役中,保定人民除配合野战军主力并肩战斗外,还在人力、物力给予了大力支援。如在保北战役中,徐水县组织了1500余付担架和500余辆大车,运输军用物资,抢救伤员。群众还冒着枪林弹雨,携带物品上前线慰问指战员。

保定其他各县地方武装和民兵武装也都配合野战军主力,充分利用当地优势,采取截击、阻击、破交、打援的战法,打退敌人向解放区的进攻,为保卫解放区做出了积极贡献。

为了巩固发展壮大解放区,支援解放战争,1946年下半年,保定各县认真贯彻《五四指示》,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彻底消灭了地主封建剥削,解放区农民掌握了农村政权,成了土地的主人,从而,广大农村开展了比1943年和1944年更大规模的大生产运动。各县都召开县、区、村干部大会,要求党员干部要在大生产运动中起模范带头作用,带领全家投入大生产运动。在党的领导和党员干部的带动下,各县迅速掀起了大生产运动高潮。安国县截至6月底,全县184个行政村组织起生产互助组1322个,开荒3100亩,整修农田18000亩。涞源县在大生产运动中,开展新英雄主义竞赛,多打粮食,支援前线,保卫解放区。涿县在路东、路西分别召开生产会议,全县掀起了新的生产热潮。沿拒马河和小清河两岸村庄惩治了水霸,成立了群众自己的水利总会,确定了分水原则,使两岸群众共同受益。孙庄、横岐群众开渠8条,共浇地150顷。同时还发展起了林业、畜牧业和养殖业。

大生产运动的开展,发展了农村经济,有力地支援了解放战争,巩固扩大了解放区。

土地改革与整党运动    保定党组织在领导广大军民,打退国民党军队全面进攻的同时,认真贯彻党中央和晋察冀边区的指示,进行土地改革,发展经济,巩固解放区,支援解放战争。

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党的领导下,保定各县继续进行了减租减息斗争,从政治上打击了封建地主阶级,从经济上改善了农民生活。194654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决定把减租减息政策变为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实行“耕者有其田”。各县接到“五四指示”后,具体部署了贯彻执行的方法和步骤。各县开办区村干部训练班,深入学习文件,掌握政策,而后由区组成工作组,分赴各村发动群众,与封建地主进行斗争。从9月到12月,历时3个月,土地改革基本完成,过去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分得了土地,实现了“耕者有其田”。但是,也有一部分地区的土改不彻底,群众没有充分发动起来,对封建势力打击的不够,土地明分暗不分的现象较为普遍,农民对土地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1947426日,中央工委批评晋察冀贯彻“五四指示”不够深入,土改工作右了,农民没有真正翻身。随即,在全边区开展了土改复查工作。保定各县认真落实上级党委的指示,各县通过复查,针对发现的问题,提出了处理和纠正意见。一、对地主隐蔽土地,不交红契的,要深入发动广大群众,组织各种形式的诉苦会,同地主进行面对面的斗争,迫使其交出。二、对侵犯中农利益,逼迫中农交出的土地和房子等财产,要如数退还。三、坚持党的劳动致富政策,提倡吴满有(陕北人,响应政府号召,努力生产,很快发家致富的陕甘宁边区劳动模范)方向。四、开展干部思想大检查,找出成绩和缺点,在此基础上开展为人民立功运动。

土改复查运动,不仅及时纠正了土改中存在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从政治上又一次沉重打击了封建地主阶级势力,使广大贫苦农民彻底翻身做主人,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支援解放战争的积极性。

19477月至9月,中共中央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总结了《五四指示》以来土地改革工作,认为贯彻《五四指示》进行土地改革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大部分地区不彻底。其原因有三:指导土改的政策不彻底;党内不纯;官僚主义的领导。会议决定实行普遍彻底平分土地的办法,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以下简称《大纲》),并于1010日公布,贯彻执行。这是中国共产党在新的革命形势下,为在全国消灭封建土地制度提出的一个战斗性纲领。

《大纲》公布后,保定各县全体县、区干部分别参加了北岳区一、三地委和冀中区九、十地委在易县裴庄、安国、雄县黄李村召开的土地会议(当时保定各县分属这些地区)。县、区干部对《大纲》进行了深入地学习讨论,并按照全国土地会议的精神,对贯彻“五四指示”进行土地改革,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和总结,并开展了以“三查”(查阶级、查思想、查作风)、“三整”(整顿组织、整顿思想、整顿作风)为中心内容的整党运动。在此基础上,各县成立了土地改革指导委员会或土改核心组,选拔出身好、立场坚定、有办事能力、民主作风好的干部,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县、区土改工作队。

各地委土地会议后,保定各县贯彻《大纲》,彻底平分土地工作,先后轰轰烈烈展开。县、区土改工作队进村后,首先放手发动群众,召开党团员会、干部会和群众大会,宣讲《大纲》,通过黑板报、文艺演出等多种形式,大张旗鼓地宣传《大纲》,使《大纲》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同时,组织不同形式的诉苦会,发动广大贫苦农民控诉地主、富农剥削压迫贫苦农民的罪行,开展大讨论,算大账,弄清楚“地主为什么富,贫苦农民为什么穷”,“地主和贫苦农民,到底谁养活谁”,极大地提高了广大贫苦农民的阶级觉悟。在此基础上建立贫农团——农村执行土地改革的合法的权力机构,具体领导本村的土改工作和行政事宜。

群众充分发动组织起来后,通过有步骤地进行评定阶级成份,召开清算斗争大会,平分土地,最后颁发土地证。从194710月《大纲》公布后,到1949年春天,先后完成了土地平分工作。除贯彻《五四指示》,土改较彻底的部分老区进行抽多补少、抽肥补瘦外,其他广大地区都按照《大纲》的要求,彻底进行了土地平分。

根据上级党委的部署,在土改的同时开展了整党运动。在抗日战争时期和两年多的解放战争期间,保定各县党组织得到迅速发展。经过革命战争的锻炼,党员队伍状况总的来说是好的,但是在战争和贯彻《五四指示》进行土改的激烈斗争中,许多党组织特别是农村基层组织中思想作风不纯和成份不纯的问题也明显地暴露出来。有些党员阶级观点模糊,不能坚决地贯彻执行党的政策,在斗争中发生动摇,甚至包庇和袒护地主、富农分子;有的党员利用职权侵占群众利益,多分多占土改果实;有的党员干部有严重的官僚主义、强迫命令作风,脱离了群众;也有些地主、富农分子和流氓分子混入党内,甚至把持了基层党组织和政权组织的领导权,歪曲党的土改政策,破坏土改,打击贫雇农和土改干部。针对这些问题,从1947年冬开始,保定各县党组织密切结合土地改革,开展了整党运动。广大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在县委的领导和土改工作队的具体指导下,开展“三查”、“三整”,并公开支部,吸收党外群众参加党的整风会议,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听取党外群众对党组织和党员的评论。

通过整党,消除了那些混进党内的地主、富农和流氓分子,纠正了不良思想和作风,纯洁了党的组织,密切了党和群众的关系,保证了土改的顺利开展。

在开展整党运动的同时,各县按中央的一系列指示,及时地克服和纠正了一些“左”的偏向。贯彻《大纲》, 进行彻底的土地平分,其势尤如暴风骤雨。由于当时许多干部缺乏经验,加上贯彻《五四指示》时的右倾思想受到批评,因而在土地平分中又出现了“左”的偏向。一些土改工作队进村后对原来的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一律不信任,把他们当作“绊脚石”一律搬掉,只依靠贫农团进行工作。有的地方鼓励农民的自发倾向,强调“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出现了乱打乱杀现象。许多地方扩大了打击面,侵犯了中农利益,对大中小地主不加区别,一律扫地出门,不给生活出路。各县县委针对这些“左”的错误倾向,组织党员干部和土改工作队认真学习党中央下发的《怎样分析农村阶级》、《关于土地斗争中一些问题的决定》、《土改中的几个问题》等一系列文件和指示,提高了广大党员干部的政策思想水平,较快较好的纠正和克服了一些“左”的偏向,保障了土地平分的健康发展。

贯彻《大纲》,完成土地改革,保定广大农村发生了巨大变化。几千年来的封建土地制度消灭了,地主阶级不存在了,剥削不存在了。同时,绝大部分地区也消灭了雇农和赤贫。据涞源县15个行政村的统计,土改前有地主71户,富农161户,中农1538户,贫农720户,赤贫190户;土改后,地主、富农无,富裕中农54户,中农2500户,下中农126户。安国县全县184个行政村统计,土改前有地主285户,富农1293户,中农21779户,贫农13187户,雇农374户,赤贫15户;土改后,地主与赤贫没有了,富农336户,贫农3794户,雇农53户,中农增加到30000多户。土地改革砸碎了封建枷锁,广大农民从政治上、经济上获得彻底翻身解放,做了国家的主人,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积极性,许多县在1948年克服自然灾害,夺得了好收成。

党领导的地下工作    在粉碎国民党全面进攻中,保定党组织十分重视保定城内的地下工作,积极开展多方面的地下斗争。1945年日本投降后,蒋介石指令孙连仲、池峰城率部抢占保定,并将原伪治安军“清河军官学校”改编为国民党军十一战区干部训练团,做为接收保定的先遣军。干训团的学员大都是青年学生。抗战胜利后,有些人对国民党抱有幻想,但在事实面前,他们感到非常失望,尤其是一些比较进步的爱国青年,亲眼看到国民党接收大员贪污腐化,营私舞弊,搜刮民财,无恶不作的行径,心中极为气愤,深感报国无门,前途暗淡。党的地下工作者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对干训团开展了争取瓦解工作。晋察冀军区敌工部高参室二科主任干事王颜亭、副科长张彪,通过社会关系与干训团副大队长许尧等取得联系。保委会地下工作者张崇信利用同乡、同学关系与干训团中队长霍金厚也建立了秘密联系。经过地下工作者的积极工作,在干训团内部发展了许尧等20多人为党员,还发展了一些地下工作骨干。

19466月,国民党发动了全面内战,干训团接管保定城防。借此时机,潜伏在干训团的地下工作者,积极部署准备与冀中部队里应外合,举行起义。敌人对干训团内中共地下党组织的活动有所察觉。10月中旬,国民党河北省警察局局长徐宗尧带人到干训团进行突击检查,地下党组织的文件、书刊等不慎被搜出,当即干训团被包围,解除了武装。副大队长许尧、中队长杨守廉、贾怀民、副官吴迥民、军需尚庆仁、学生安永清、马建琪、许洪瑞、乔应麟、薛铁信、艾昆以及干训团其他有关人员齐步章、徐振中、辛守仁、李国柱等30多人先后被捕。许多人受尽了种种酷刑,坚贞不屈。辛守仁在审讯中受刑昏死了7次,苏醒后仍痛骂敌人。李国柱为了不回答敌人的审问,将舌头咬断。1029日,穷凶极恶的敌人将许尧等22人活埋于东关外城角下。许尧等人牺牲后,有数十人相继逃往解放区投诚。

194610月,晋察冀野战军为配合张家口保卫战,出击平汉线北段之敌,连克望都、徐水、容城、定兴4座县城,并一度攻入保定市郊。保定敌人恐慌不安,为整肃市内“治安”,敌军警宪特联合在保定城内进行疯狂的大搜索、大逮捕,被捕的中共党员、地下关系及群众达千余人。师专、女师、农职及王文曾、朱永明、崔跃堂等支部遭破坏;许多党组织、党员及群众关系被迫停止活动或转移出城;有些不坚定的党员和群众关系自首叛变。敌人的镇压,并没有吓倒坚强的共产党人和英雄的人民,他们从血泊中勇敢地站起来,继续同敌人进行顽强的斗争。大逮捕过后,保委会及时总结了工作中的经验教训,进一步强调地下工作必须贯彻“保存力量,荫蔽精干,长期埋伏,以待时机”的方针。1018日,保委会书记曹洪涛主持召开会议并作了“关于保定形势及如何加强城工工作领导问题的报告”,报告指示:今后各地派往保定的地下关系,统交保委会领导;贯彻统一战线方针,做好敌人上层人员的工作;强化单线领导,严防发生横的关系。从此,保定地下工作在保委会的领导下,斗争开展得更加巧妙,更加隐蔽,更加策略,使遭到破坏的地下党组织及地下工作得到逐步恢复和发展,到194811月保定解放前夕,城内已有地下党员450余名,群众关系千余名。

1946年,为了粉碎国民党向解放区全面进攻,及时准确地掌握敌人的动态,根据党中央指示,在北平“军调部”共产党代表叶剑英及薛子正、李克农、徐冰等领导下,在敌人内部发展了一批地下工作人员,其中有打入国民党十一战区长官部(即后来的保定绥靖公署)的一处少将处长谢士炎、军法处少将副处长丁行、二处少校参谋石淳、三处少校参谋代理作战科长朱建国、北平第二空军司令部情报科中尉参谋赵良璋等人,他们怀着对党的无比忠诚,利用公开身份的掩护,获取了有关敌人的兵力部署、作战计划及其他政治、经济方面的大量机密情报,并及时转送党组织,为晋察冀野战军在华北各个战场取得克敌制胜的主动权发挥了重要作用。如1946年冬,十一战区命令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李文率领所属部队限期攻取张家口。谢士炎参与了夺取张家口作战计划的研究,将作战命令抄送给了中共北平地下党组织,使解放军有充分时间转移。1947924日凌晨,北平党的地下电台在向党中央发报时被敌人侦破,电台工作人员被捕,发报机、密码本及地下工作者亲笔书写的情报,全部被敌人查获。蒋介石闻讯后大为恼怒,严令逮捕所有涉嫌人员。国民党保密局长郑介民当天飞往北平,坐镇指挥这次行动。谢士炎、丁行、石淳、朱建国、赵良璋等相继落入敌手,地下情报组织遭受严重破坏。

谢士炎、丁行、石淳、朱建国、赵良璋在敌人法庭上大义凛然,坚贞不屈,表现出共产党员的钢铁意志和顽强的斗争精神。19481019日清晨,敌人以“共党间谍”、“颠覆政府”的罪名,宣判谢士炎等5人“执行极刑”。听完判决,谢士炎、丁行高声说道:“共产党是杀不完的!杀死我们几个,也挡不住蒋介石国民党的垮台!5位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在“打倒蒋介石”、“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中壮烈牺牲。

  

三、军民配合大反攻 解放保定

保定军民配合主力大反攻    1946年上半年到1947年上半年,解放区军民经过一年的内线作战,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使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党中央根据战争形势的发展,确定人民解放军第二年的作战基本任务是:由战略防御转入全国性的战略进攻,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域,在外线大量歼灭敌人。同时,在内线的部队也先后展开全面进攻。19473月底,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在安国召开扩大会议,会议决定在军事上争取主动,从根本上扭转华北战局,跟上全国解放战争发展形势。根据敌人占领各大中城市和主要铁路、公路干线的特点,解放军要大踏步前进,专拣敌人守备薄弱的点线出击,在运动战中歼灭敌人。在这个战略思想的指导下,晋察冀野战军自19476月至19487月,在保定军民的配合下,发动了保北战役、大清河北战役、清风店战役,为平津战役和解放全华北打下了坚实基础。19476月和19487月的两次保北战役共歼敌18000余人,解放了徐水、涞水、定兴、新城4座县城,控制了平汉铁路涿县至保定段100余公里,给傅作义以沉重打击。大清河北战役历经23天,除咎岗、板家窝和开口围歼战以外,其他各点线都按照战役部署,达到了预期目的。先后捣毁雄县、容城、霸县、新镇和平汉线上的松林店、高碑店、漕河等20多处敌据点,共歼敌2600余人,打开了大清河北的局面。清风店战役,共歼敌17000余人,活捉国民党第三军军长罗历戎、副军长杨光钰、第七师师长李用章,使晋察冀边区连成了一片,为解放保定、石家庄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7年夏,晋察冀野战军在各个战场上向国民党军展开大举反攻以来,保定广大军民配合野战军作战,也全面出击,采取各种作战方法,频频打击敌人。在保北战役中,徐水、清苑、涿良宛等县地方武装与野战军并肩战斗。徐水县委、县政府组织了民兵野战团随军参战。他们执行各种战地勤务,对保证战役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清苑县组织民兵自卫队万余人,两次破坏保定至方顺桥段铁路60多华里,使保定至望都段铁路交通、电讯中断。

在大清河北战役中,雄县县大队和民兵主动出击,摧毁昝岗、板家窝一线的敌碉堡和新镇沿河之敌碉10余处,并破坏了新镇至苟各庄公路30余华里,有力地配合了战役。冀中九分区部队在大清河北战役中,积极主动向平汉线保定、徐水、容城之敌出击,共摧毁护路碉4座,破坏铁路6华里,攻克保定以东的银定庄和下闸敌据点。

在清风店战役中,易县、徐水、满城、定兴等县出动县、区武装和民兵29100多名,分别按部队建制配备,随军行动,在炮火连天,敌机袭扰十分严酷的情况下,突击挖战壕、修工事、破路,共挖战壕120多华里,修工事掩体数万个,破坏铁路30余华里。望都、定县、唐县、曲阳县出动民兵,配合冀晋三分区独立营在唐河北岸阻击迟滞敌军前进,连续打退敌人3次强渡唐河,之后又与敌人打村落战,使敌人从拂晓到天黑总共前进了不足25华里,为南下部队赢得了时间。

194810月下旬,华北军区第二、第三兵团在察绥地区作战。这时,傅作义认为有机可乘,妄图乘虚而入,偷袭石家庄,威胁在西柏坡的中共中央和华北领导机关的安全。傅作义动用了主力第九十四军、新编骑兵第四师为先头部队,配属汽车500辆,以三十五军、十六军和九十二军为后续部队,由涿县等地经保定南下。华北军区针对这个紧急情况,首先把冀中、冀晋的地方和民兵武装部署于铁路、公路两侧,做大纵深的节节抗击准备。同时,急令在平绥东段作战的第二兵团三纵队兼程南下,准备在保定以南平汉路两侧歼敌。敌人满以为偷袭石家庄会得逞,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出保定,就遭到地方武装的阻击。清苑县委、县政府紧急动员26500多名民兵和民工,进行大规模的破交阻击战,迟滞敌军,将保()()、保()()公路全部破坏,清水河、金线河、唐河等处13座重要桥梁全部挖了横断深沟,并在所有交通路口上埋设了地雷,使敌军在两天内仅前进了几十里。

1030日,窜抵清风店的敌第五师、一二一师继续南犯。中午,第五师一部由东、西市邑渡过唐河,冀中九分区部队当即给予激烈阻击,击退敌数次猛扑,毙伤敌千余名,使之狼狈逃回河北。与此同时,敌一二一师一部从定县西北方向渡过唐河,也遭冀中九分区部队和定县民兵武装的激烈阻击,窜回唐河北岸。此时,华北军区第二兵团第三纵队经过艰苦的强行军到达完县地区。敌人发现我主力部队后,就急忙窜回了保定,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阴谋破产了。

解放保定    由于解放军在保定南北战场多次取得战役的胜利,使保定国民党军陷于日益孤立的境地。19469月,保北战役的胜利,使保定由战略物资储备的“活城市”变为“死城市”,防守保定的国民党军也由机动兵力变为死守兵力,保定防务开始步步吃紧。194710月清风店战役胜利后,特别是石家庄解放后,使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一片,保定成了华北国民党北平以南孤立的据点,保定国民党守军日益恐慌不安。19487月,华北人民解放军向平保段之敌发起全面进攻,连克涞水、新城、定兴及徐水4座县城,歼灭了平保段分散守备之敌,控制了涿县至保定200余里的铁路线,切断了保定与北平间之交通,使保定国民党守军陷于更加孤立的境地。194811月初,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淮海战役全面展开,平津战役即将开始之际,根据中央军委的作战部署和命令,为配合东北野战军入关与华北解放军共同发起平津战役,将傅作义集团歼灭于华北地区,华北军区决定攻打保定,以牵制平津之敌南逃。

担任攻打保定的部队是华北军区七纵十九旅、二十旅、二十一旅和八纵的二十三旅、二十四旅及冀中九、十分区的独立营、回民支队、容城独立营。为了统一部署和指挥作战,中央军委和华北军区决定以周彪(七纵副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副司令员)、漆远渥(七纵副政委兼冀中军区副政委)、李波(七纵参谋长兼冀中军区参谋长)组成前线总指挥部,漆远渥为书记,前指设在高阳县沙窝村。

115日,前指在沙窝召开了重要军事会议,孙毅(七纵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林铁(七纵政委兼冀中区党委书记、冀中军区政委)参加了会议。会议对攻打保定作了具体部署:以七纵十九旅攻打南关和飞机场;二十旅一个团攻打北关;二十一旅攻打东关;八纵二十三旅攻打西关及火车站;二十四旅攻打前屯;七纵二十旅另两个团和回民支队及地方武装打援,阻击北平可能增援之敌。

1025日,在攻打保定之前,解放军首先向保定国民党守军开展政治攻势。刘化南凭借保定坚固的城防工事及2万多兵力,执迷不悟,拒绝向解放军投降。

1113日晚,攻打保定的战斗全面打响。

南关外围之敌,畏于十九旅的强大攻势,未经抵抗就纷纷逃窜。十九旅又向南关内市沟推进,在飞机场与敌保安第三团激战l小时,在战士们的猛烈冲击下,敌团长杨德藩被击毙,敌人狼狈逃窜。十九旅占领了飞机场,随后又攻克了八里庄、东西马池、南大园、窑上、五里铺等据点。夜10时,对南关开始总攻。五十六团一营担任主攻,在猛烈炮火的攻击下,将敌前沿阵地打开了突破口。这时进攻部队突然遭到突破口东西两侧敌人两个大碉堡的火力封锁。部队集中火力摧毁了这两个碉堡。到15日上午8时,南关二道门的法国医院、乾义面粉公司等敌据点均被攻克,府河南岸已无敌踪,解放军全部占领南关。

进攻东关的二十一旅,于13日晚突破第一道市沟,占领了银定庄、小营房、大小康庄和小陈各庄,迫使敌人龟缩到二道市沟内。15日凌晨4时,部队用爆破手段炸毁市沟沟壁,为后续部队打开了前进的道路。后续部队分两路顺市沟向纵深发展,北路占领了小宋庄,南路占领了螺旋堡、王家胡同。黄昏,护城河外全部为解放军控制,兵临城下。

北关守敌见势不妙,弃碉逃窜。16日,敌曾3次反扑,均被击退。

攻打西关的二十三旅,16日凌晨即将火车站及西关大部占领。河北农学院、医学院及汽车修理公司的百余残敌依据工事负隅顽抗。在解放军的猛烈炮火攻击下,除少部分逃窜外,其余全部被歼灭。二十四旅七十团迅速占领了前屯、三间房和北刘各庄,歼灭了残敌。

13日晚到18日拂晓,经过4天激战,毙伤敌千余人,解放军完全占领了四关,敌龟缩城内,已成瓮中之鳖。11224时,保定国民党守军刘化南部在北平国民党军的接应下,由北门弃城逃窜,保定获得解放。保定的解放,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宣告了傅作义的平津保三角防御体系的解体,使国民党固守的平津更加孤立,同时也为冀中部队向平津挺进,提供了更为有利的阵地和可靠的后方基地。

军管保定,恢复社会秩序    保定解放后,为尽快建立革命秩序,保证接管工作顺利进行及各项事业的恢复和发展,遵照华北人民政府、华北军区的联合命令,成立了保定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军管会成立后,迅速地进行了对各个方面的接管工作,恢复社会秩序。

由于党的正确城市政策及全体入城干部积极有效地宣传,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支持。饱受国民党蹂躏的保定人民,在军管会的领导下,以饱满的革命热情,迅速地恢复了社会秩序。邮政局在职工的团结努力下,于解放后的第二天即开办市内通邮业务,几天之内就恢复了保定至高阳、满城、王盘、温仁的邮路。电讯局的职工于24日开始检查全城线路,到28日就恢复了市内电话业务。铁路系统在解放当天就有170多名职工报到上班,到125日,半数的职工投入恢复工作,日夜检查线路、检修机器,争取早日与石家庄通车。各私营工厂、商行,到128日,先后复业者达4418户,占原有工商户总数的72 . 5%。在财政金融方面,肃清了国民党法定货币“金圆券”,边币和冀钞占领了市场,物价回落,市场稳定。在文化教育方面,26日,13所中学联合复课,全市34所公、私立小学,除城外3所外,全部复课。由于社会秩序很快恢复,126日,保定市警备司令部发出布告,解除市沟内外封锁,城乡互通,社会生活日益繁荣。

四、迎接新中国诞生

中共保定市委、市人民政府成立    194810月,为迎接保定解放,根据上级指示,由冀中区党委筹建保定市党政机构,除将保委会派到各县的干部全部调回外,还抽调了冀中区党委、冀中行政公署和九分区的大批干部。126日,经华北人民政府批准,保定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李泽民任市长,丁廷馨任副市长。1224日,经冀中区党委批准,中共保定市委员会正式成立,张庆春任书记,帅荣任副书记,李泽民、康修民、曹洪涛、路一、丁廷馨、马玉槐为委员。

中共保定市委、市政府成立后,在保定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领导下,组织全市人民医治战争创伤,肃清反动残余势力,恢复发展经济,开展民主建政,全力支援全国解放战争,社会秩序日趋稳定。

支援全国解放战争    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保定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稳定了市场,保障了供给,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特别是有力地支援了全国解放战争。在1948125日至1949131日的平津战役中,保定广大军民在党中央“解放华北,解放全国”的伟大号召鼓舞下,一切为前线,一切为胜利,在人力、物力和财力等方面,进行了巨大支援,为保障战役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保定各县在接到上级关于支援平津战役的动员令后,各县都成立了由党政军主要领导干部组成的支援平津战役后勤指挥部,各区、村也都建立了相应的支前机构,迅速掀起了支援平津战役的热潮。保定各县经过贯彻土地法大纲进行土地改革,广大农民政治觉悟极大提高。为了保卫家乡,保卫土改胜利果实,广大农民青壮年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军,奔赴解放北平、天津的战场,许多县、区成营成团建制的参军。容城县党员、干部带头参军参战,全县应征入伍1100多名,组成容城团,县大队长李学森任团长,二、三、四、五区各组成营,区委书记或区长任营长,浩浩荡荡开赴平津前线。保定人民除将其儿女子弟送上战场外,还倾其全力支援解放战争。据统计,保定各县在平津战役中共出动县、区干部2923名,民兵22169名,民工251883名,担架9562副,大车38965辆,牲畜71006头,粮食1.0114亿斤,烧柴777.57万斤,饲草34.59万斤,饲料525.98万斤,牛羊猪肉48.17万斤,其他还有大量的军衣、军鞋、军袜及食油、鸡蛋、蔬菜等物资。

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后,保定人民又全力支授太原战役和东北解放军南下作战。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变化,大军南下江南,这就需要大批干部随军南下,到新区开辟工作。保定市、县委遵照中央和华北局的指示,立即抽调851名县、区骨干力量,组成完整的县、区领导班子随军南下。如涞源县委书记王荫田、县长马丁率领县、区干部120余人,到安徽省泾县建立县级政权。唐县县委抽调157名干部,由胡彭年带领随军南下到皖南宣城县开辟工作。高阳县县委书记王绳武带领县区干部70多人与安新、饶阳南下干部合编为一个县的班子,随军南下到安徽省芜湖县工作。所有的南下干部都表现了高度的组织观念和顽强的革命精神,在南方新区忘我地积极工作,无私地贡献了青春,在许多地方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保定人民欢庆新中国成立    平津战役的胜利结束,使华北全部解放。1949728日,华北人民政府决定变更华北行政区划,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河北省分为冀中、冀东、冀南、北岳(一部)、太行(一部)等行政区划,恢复为河北省建制。81日,中共河北省委和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省会定为保定市。

9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隆重开幕。河北省省会保定市10万军民一致拥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广大机关干部、工人、学生、教师、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及市民群众,认真学习毛主席开幕词等开国文献,并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宣传活动,搭牌楼、做彩灯、排练歌舞节目,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

930日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胜利闭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喜讯传到保定,保定10万军民沸腾起来了。l01日、2日,保定城乡广泛开展庆祝活动。3日,省、市在体育场举行了5万人集会,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省、市领导讲话,工人、农民、学生、人民解放军代表发言,一致表示,在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全省2900万人民,紧密团结,奋发努力,为建设新中国、新河北、新保定而努力奋斗!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保定党组织在各个革命时期,在党中央的领导下,牢牢掌握革命的三大法宝,不断加强党的建设,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党员干部,并教育党员干部认识人民群众是革命力量的源泉,是革命胜利之本,从而在革命斗争中密切联系群众,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坚定不移地发展人民武装,加强武装建设,开展武装斗争。不断地教育党员干部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在各个不同的革命阶段,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反动势力,最广泛地团结各阶层人民群众,保证了各个时期革命斗争的胜利。

保定党组织从小到大,不断发展壮大的历史,是领导英雄的保定人民前仆后继英勇斗争的历史;是无数革命前辈和先烈用鲜血和生命铸成的历史。随着新中国的成立,保定党组织在党中央的领导下,率领广大人民群众又跨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上一篇:第六章 巩固政权 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

下一篇:第四章 在抗日烽火中发展壮大

地址:保定市  邮箱:  电话:0312-5064150  

中共保定市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