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欢迎来到保定党史
中共保定地方简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读史鉴今 > 中共保定地方简史中共保定地方简史

第四章 在抗日烽火中发展壮大

发布于:2013-6-4 16:44:44 点击量:

一、武装抗日和开辟敌后根据地

七七事变后保定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救亡活动    193777日,驻丰台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一带进行军事演习,以一个士兵失踪为借口,向卢沟桥和宛平城发起攻击,驻守该地的中国二十九军爱国官兵奋起抵抗。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和中国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开始。

七七事变后,中共中央发出通电,号召全国人民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共保属特委立即领导城乡广大人民群众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当时保定处于抗战的前沿,形势非常紧张。中共保定市委(19366月恢复)发动社会各阶层人士参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积极领导市内各抗日团体及广大人民群众支援二十九军的抗日爱国行动。720日,保定抗敌后援会成立,接着成立了学联、民先队、妇联等抗日团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遵照市委的指示,积极参加各抗日群众团体,领导各阶层及广大人民群众的抗日斗争。中共保定市委组织广大爱国青年分赴大街小巷,进行各种形式的抗日宣传。农学院、医学院、乡村师范、六中、育德中学等学校的学生纷纷

走出校门,在天华市场、城隍庙、大慈阁、西关火车站等繁华地段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宣传抗日救国。

在中共保属特委的领导下,各县也迅速展开了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保属特委派出一批党员、干部和保东、保南中心县委的党员、干部一起到各县宣传抗日。在高阳、蠡县、博野,参加高蠡暴动的老党员纷纷走上街头开展抗日活动。中共定县县委成员采取分片包干的办法,深入乡村进行宣传。保东中心县委的党员干部李凤林、李宝山等深入到雄县石桥、留镇、李村等农村号召广大群众奋起参加抗日斗争。阜平县原在北京、天津、保定读书的一批知识分子,在七七事变后,联合教育界一些人士迅速组织起了“阜平各界抗敌后援会”,动员全县人民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支援抗战。

在广泛深入地宣传抗日救亡的同时,保定党组织领导保定各界抗日团体,以后援会的名义,组成慰问团,携带慰问品,对保定驻军进行慰问。之后,后援会还派出会长郝仲青等3名代表,前往驻保定最高军事当局,促其命令各军挺进平津,支援二十九军与侵华日军进行决战。

抗日武装的建立    9月中旬,日军突破永定河防线,占领了固安,国民党五十三军全线溃退南撤。916日、17日,大批日军飞机轰炸保定。驻保定城内的国民党河北省党部、河北省政府、清苑县政府全体人员,置人民于水火而不顾,于23日弃城南逃。24日,保定城沦陷,日军在城内疯狂屠杀市民,放火烧毁房屋,奸淫抢掠,无所不为。在北关,日军将500余人集中于北关城边用机枪扫射,无一幸免。在东大街日军将救火的群众包围,当众用刺刀挑死24人。整个市区到处是血淋淋的尸体,到处是断壁残垣。据不完全统计,仅市区,敌人烧毁房屋千余处,残杀群众两千多人。

日军侵占保定后,为了维持其殖民统治,先后成立了“保定地方维持会”、伪清苑县政府、伪警察局等傀儡组织。

日军在进行军事进攻的同时,还疯狂进行经济掠夺。日军侵占保定后,大部分商店被洗劫一空。东大街同和兴麻绳铺、转运业同茂隆、全胜公、庆纪、忠义、玉丰永,西大街中英药房、中外制药局等被查封。日本的几个财团凭借军事力量的庇护,将魔爪伸向保定各个经济部门,搜刮和直接控制工业原料及农副产品。日军为了控制各种物资,还在保定成立了“保定移出入组合联合会”等控制物资的机构,使保定的物价猛涨,物资缺乏,大批工商业者无法经营而倒闭。此外,日军还在保定周围乡村大肆进行经济掠夺。清苑县王盘镇是有4家杂货铺、3家绸缎庄、6家饭店、2家银楼、2家客栈,还有鞋店、盐店共28家商号的大集镇,资本总额达20多亿元。日军侵占张登(距王盘十几华里)后就对王盘商号进行了6次赤裸裸的抢掠,致使22家商号倒闭。

保定沦陷后,平汉线省委派省委青年委员肖悌到保定铁路以东开辟冀中工作。肖悌到后,立即召集保东、保南两个特委负责人开会,传达平汉线省委的指示:1.所有党员干部坚守岗位,一律不撤退;2.动员一切力量,组织发展抗日武装,开展敌后游击战争;3.在当地如果不能存在时,可将队伍拉进太行山活动。为了便于领导,肖悌与保东、保南两特委研究决定,暂时将两特委合并,成立中共保属省委。保属省委成立后,在原来保属游击队的基础上,积极发展地方武装,带领冀中平原的广大群众开展起了群众性的游击战争。高阳、蠡县、博野、清苑等县广大党员、群众纷纷组织起来,收缴地主武器,搜集散存在群众中的枪支,成立游击队、自卫队、抗日义勇军投入抗日斗争。雄县娘娘宫一带的人民群众刚刚组织起抗日救国会,一支日军的包运船队顺大清河从保定驶往天津途经这里,附近48村群众,用步枪、铡刀、木棍阻击日军船队,消灭了近百名日伪军。在保定市,由地下党领导组织起了一支铁路工人游击队。安国、定县的回民群众组织起了抗日自卫队和抗日义勇军便衣队。保西特委派出干部到完县、唐县、满城、易县等地组织地方抗日武装。罗玉川、陆治国在满城、完县一带组织起了3个营的抗日武装。刘秀峰在完县、唐县一带,组织起了5000多人的抗日武装。阜平县组织起了一支6060支枪的抗日义勇军。

七七事变后,保定各地抗日武装纷纷建立。其中规模较大的有华北抗日自卫军第一大队、晋察冀抗日义勇军第八支队、晋察冀抗日义勇军第四支队、保定铁路工人游击队等。

华北抗日自卫军第一大队   保定地区建立最早的一支由蠡县地方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七七事变后,中共蠡县支部于714日组织成立了蠡县各界抗日救国会。924日,保定沦陷,当天国民党蠡县县长南逃。晚上,党支部书记张青季召集救国会领导成员开会商议,决定去警察局收缴武器,建立抗日武装。张青季、刘义亭带领几十名抗日救国会成员闯入警察局,理直气壮地向警察长陈金波申明民族大义,一枪未发,收缴长短枪80余支,子弹2000余发。是夜建立起了蠡县第一支抗日武装。927日,国民党高阳县长带部分保安队,乘船沿潴龙河南逃至宋岗村,刘义亭等人率部立即阻击,缴获步枪27支,部队很快发展到200多人,正式定名为华北抗日自卫军第一大队,在蠡县树起了抗日大旗,刘义亭任大队长,吴建华任副大队长。华北抗日自卫军第一大队建立后,抗日救国会掌握了全县的政权。在救国会的号召下,广大青年纷纷参军保国,部队很快发展到500多人。10月底,华北抗日自卫军第一大队遵照上级指示,编入吕正操率领的人民自卫军第三团第一营,开赴抗日前线。

晋察冀抗日义勇军第八支队   抗日战争爆发后,早期共产党员唐朴农、安玉林、马光斗、李济寰、孙希同等开始在定县东部和安国县大五女地区进行抗日宣传,秘密组织抗日武装,在晋察冀军区聂荣臻、王平的帮助下坚持立足本乡本土,大力开展平原游击斗争,并于193711月正式成立了晋察冀抗日义勇军第八支队,唐朴农任支队长,安玉林任政治委员,下设两个大队。八支队在刚成立时,只有50人,没有一条枪,以大刀红缨枪为武器。11月底,队伍开到定县大王耨一带,开始收缴地主反动武装。他们先后在大王耨、盐店收缴步枪16支,收编邵村地主武装一个连,又缴获长短枪130多支。接着又消灭李亲顾、北高蓬村反动武装和在南、北疃活动的土匪武装,缴枪百余支,八支队很快扩大到500多人,共有轻机枪2挺,重机枪1挺,长短枪250多支。12月,遵照晋察冀军区的命令,唐朴农带领八支队赴曲阳县灵山镇进行整训,提高了部队的素质。19382月,八支队奉命改编为人民自卫军第六团,在定县沙河南岸和安国县一带开展游击战。

保定铁路工人游击队   保定铁路党支部书记张树荣于19381月组建了保定铁路工人游击队,这支队伍活动在保定南北几百里的铁路线上,扒铁路、割电线、破坏车站的各种通讯设备,神出鬼没地袭击敌人,搞得日军线路不通,火车停开。一次,游击队得到情报,日军有一列从北京开往石家庄的军车,车内第四节车厢坐着日伪京津地区的要员等20余人,车首车尾都是警卫部队。大队长张树荣立即召开干部会,制定了袭击日军军车的战斗方案。刚过午夜,队伍在小汲店正南四平庄附近迅速接近铁路,不一会儿,队员们卸下一段铁轨的螺栓和道钉,并将铁轨原封伪装好,大家静悄悄地埋伏在路基两边各70米的地方。半小时后,列车呼啸着开过来了,只听一声巨响,七八节车厢一下子被甩出了轨。张树荣指挥队员们向坐有敌要员的第四节车厢猛烈开火,押车的日军一面拼命还击,一面向这节车厢靠拢,最后,日军派出铁甲车,把日伪要员运回了保定。日军列车出轨,日伪要员被阻保定,在当时的京津保一带震动很大。

铁路工人游击队除在铁路沿线单独行动外,还多次配合八路军部队打击敌人。1938年平汉线破交战中,铁路游击队奉命攻打铁路沿线重要据点清风店。经过几小时的激烈战斗,铁路游击队占领了车站,将碉堡摧毁,铁轨拆除,沿线几十里的电话线全部割断,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河北游击军和人民自卫军的建立及抗日根据地的开辟    在地方抗日武装建立发展的同时,河北游击军和人民自卫军建立起来,大力开展平原游击战争,开辟了冀中抗日根据地。

河北游击军是在中共保属特委游击队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共保属特委于1930年成立后,注重掌握武装,组建了一支100多人、20多支枪的游击队。七七事变后,红军团长孟庆山受毛泽东主席和党中央的派遣,从延安来到保定,和保东特委接上关系,同地方党一起组织武装,创建冀中抗日根据地。孟庆山,蠡县万安人,1935年在长征路上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名颇有军事才干的红军团长。他千辛万苦来到保定,在新安县与中共保东特委书记张君取得联系。中共保属省委建立后,任军委主席。他认真贯彻执行省委关于发展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的指示,首先在高阳、蠡县、安新、清苑等县开办游击战争训练班,培训武装斗争骨干。193712月,在保属特委游击队的基础上,建立起河北游击军,孟庆山任司令员。当时,抗日武装风起云涌,各阶层群众在地方党组织的号召下,踊跃参军,各村自成排、连集体入伍。各地杂色武装也纷纷来到高阳县河北游击军司令部,请求加委。河北游击军根据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高举抗日大旗,通过加委,把各种杂色武装统统聚集到了抗日的旗帜下。因此,在短短的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河北游击军得到迅猛发展,共组织了十三路抗日武装,另外还有3个直属师及独立团、独立支队等,共有六七万人,号称十万大军,遍布冀中平原。

人民自卫军,是中共党员吕正操率领的原东北军五十三军六九一团改编的。七七事变后不久,日本侵略军突破国民党军队的华北防线,沿平汉、津浦等主要交通线长驱直下。当时,原东北军五十三军六九一团担负掩护全军撤退任务,在石家庄东南的梅花镇、四德村一线,阻击南侵日军。19371014日,吕正操召开了官兵代表会议,分析了敌我形势后,根据中共北方局军委的指示精神,决定北上抗日,改变部队名称,将六九一团正式改名为人民自卫军,吕正操任司令员,下设两个总队和几个特种兵大队,共1000余人。

改编后,人民自卫军立即回师北上,寻找地方党组织。在深县与地方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协助地方党组织建立了县委、抗日政府和县大队,提出了铲除汉奸,发动群众抗日等口号,受到群众的欢迎,广大青年踊跃参加自卫军,队伍迅速扩大。1023日,进驻安国县城,中共保属省委立即派孟庆山等前往迎接,从此与中共保属省委正式接上关系。111日,人民自卫军抵达高阳。盘踞在这里的原伪冀东保安队殷松山部,紧闭城门,虽经地方党组织多次争取,殷松山仍然拒绝人民自卫军进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吕正操和孟庆山决定武力攻取高阳。人民自卫军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除机枪连起义外,其他守敌全部被歼,活捉了殷松山。人民自卫军在高阳进行了整编,部队编成3个团、一个特种兵团和直属特务营、模范营。军队整编后,即分赴各地,协助地方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日工作。到193712月,高阳、安新、新安、蠡县、安国、定县等县,相继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和各界抗日团体,抗日武装也很快发展到5000余人,得到了晋察冀军区和党中央的称赞。12月上旬,人民自卫军根据晋察冀军区的命令,在曲阳、阜平进行短期整训,使这支部队学习了红军的好传统,特别是整顿了党组织,加强了政治机关,学到了游击战争理论和战术,真正变成了一支人民的军队。19381月,以新的面貌返回冀中平原。

人民自卫军返回冀中后,与河北游击军相配合,协同作战,一起解决土匪武装,争取、改造、瓦解联庄会和会道门武装;组织北上先遣队,开辟大清河北平、津、保三角地带;粉碎日军的第一次春季“扫荡”,根据地得到较大发展。这时冀中抗日根据地西起平汉路,东至津浦路,北至北宁路,南至沧石路,辽阔的冀中平原大都为抗日军民所控制。同时,摧毁了日伪维持会,建立了蠡县、博野、安新、新安、容城、深泽、任丘、河间等18个县的抗日政权,组织起各界人民抗日团体,稳定了冀中抗日秩序,根据地人民群众抗日热情十分高涨。

随着冀中抗日形势的迅猛发展,193841日,建立了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冀中行政主任公署。同年421日,冀中区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和晋察冀边区党委的指示,召开了冀中区第一次党代表大会,成立了中共冀中区委员会,黄敬任书记,鲁贲任副书记,成立了地委,健全了县委、区及村党支部等各级党组织,各专区也都健全各级政府机构。在武装建设上,设立了冀中人民抗日自卫队指挥部,健全了专区、县、区、村各级组织。党代表大会后,根据晋察冀军区的命令,将人民自卫军和河北游击军合并组建成八路军第三纵队,成立了冀中军区,统一了军队的领导。八路军第三纵队领导机关兼冀中军区领导机关,吕正操任第三纵队司令员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孟庆山任副司令员,孙志远任政治部主任。冀中军区下辖4个军分区,还组建了4个独立支队和挺进支队。至此,冀中抗日根据地初步建成,它使晋察冀边区的山区和平原连接在一起,在人力、物力上相互支援,战略上直接配合。它是在敌人心脏地区建立起来的一个抗战堡垒,成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八路军由独立的山地游击战到创建平原根据地的一个创举。

在冀中抗日根据地开辟建立的同时,一一五师独立团、骑兵营、师教导队等在杨成武、邓华、王平等率领下,开辟了保定西部山区涞源、易县、阜平、曲阳、唐县、完县、望都等县抗日根据地,在这个地区打破了群众中“亡国论”的悲观论调,树起了抗战的旗帜,恢复发展了党组织,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和各界人民抗日团体,开展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晋察冀边区的建立,冀中抗日根据地的开辟,抗日武装的迅猛发展,都是在党领导下取得的,党组织是开创根据地的保证,共产党员是抗日斗争的先锋和中坚。因此,八路军一一五师、中共保属省委在创建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把恢复和发展党组织放在了十分重要位置。七七事变后,中共保属特委即派出一批党员到各县宣传抗日,发展党的组织。中共党员侯卓夫、李凤林等到雄县开辟工作,大力发展党员,建立组织,到1938年底,发展党员355名,建起农村支部53个。中共保属省委建立后,又发出利用社会关系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和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的指示,使党的组织迅猛发展。中共定北县工委书记、委员亲自深入农村发展党员,在只东、东岗、高辛庄、北合、清风店等村建立起了党支部,从1937年冬到1938年上半年,定北县有一半以上的村庄建立起了党支部和党小组。

抗日战争爆发前,冀西保定一些县不少党组织遭到破坏。抗战开始后,一一五师到这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首先大力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精神,在阜平县开办了冀西农民党员训练班,他亲任校长。训练班的主要任务是将基层的党员召集起来进行培训,回村后再进行发展党组织工作。这个训练班共办了3期,先后为阜平、唐县、曲阳、定县、完县、涞源等县培训了200多名党员干部,对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发挥了很大作用。19382月,中共阜平县委成立后,阜平县党组织得到迅猛发展,全县党员由七七事变前200多人,增加到4800多名。其他各县新党员都有大量发展。

党组织的大发展,广大党员团结带领群众投入抗日斗争,促进了抗日根据地创立、发展和巩固。

二、开展敌后抗战  发展和巩固抗日根据地

193810月,抗日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日本侵略者为了确保占领区的治安,把敌后抗日根据地作为进攻的主要对象。面对这种形势,保定抗日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坚持敌后斗争,反“扫荡”,反封锁,英勇杀敌,并以游击战和运动战相结合,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有力地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根据地。

反“扫荡”、反封锁     193811月至19393月,日军使用了两个师团的兵力,先后对冀中组织了5次战役围攻,在冀中八路军三纵队和一二〇师的有力打击下,惨遭失败。敌人五次围攻失败后,又转为分区“扫荡”。在敌人“扫荡”中,保定各地党组织领导广大军民同敌人展开了一次次激烈的反“扫荡”斗争,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根据地。

雁翎队白洋淀上英勇杀敌   1939215日,日军侵占安新城。驻安新的日军不断对水、陆主要村镇进行“扫荡”和“清乡”。为发动群众开展水上游击战争,3区区委书记徐建和区长李刚义根据县委指示,在大张各庄召集郭里口、王家寨一带村庄猎户开会,动员猎户们组织起来抗日,会后,成立了白洋淀水上游击队。游击队主要以大抬杆(安装在船上的一种打雁用的大型火枪)为武器,在水上同敌人进行战斗。为了防止浪花打湿枪膛里的火药,人们在枪口上堵上雁毛,在信口(点火处)插上一根雁翎,后来,县委书记侯卓夫就把游击队称为雁翎队。当时,雁翎队的队长是陈万,副队长邓如意,指导员赵鑫,全队共30多人,有20付鹰排(小船)40支大抬杆。1939年秋,雁翎队遵照县委指示,在下张庄和下赵庄之间的苇塘里,打敌汽船,首战告捷,打死日军20多人,雁翎队无一伤亡。战斗后,县委在寨南村召开庆功大会,极大地鼓舞了雁翎队抗日信心。

雁翎队打敌汽船的胜利,引起敌人恐慌。日军从天津、保定调集了130多只汽船,配合步、骑兵,对白洋淀进行水陆联合“扫荡”,妄图消灭雁翎队。面对强敌,雁翎队化整为零,利用白洋淀苇塘沟汊有利地形,同敌人周旋,日夜生活在苇塘里,寻找一切机会打击敌人。有时埋伏在汽船必经的苇塘边,打的敌人措手不及,有时利用夜幕掩护摸进据点,给敌人以突然袭击。一次,雁翎队在王家村西的苇塘,伏击日军由赵北口返回安新的两艘汽船,日军死伤10多人,小队长被击毙。

在党的领导下,雁翎队在战斗中不断壮大,由开始的30多人,发展到180多人,船50多只,火枪换成了三八大盖。为了适应抗日斗争形势的发展,194110月,雁翎队与三小队合编,改称三小队,队伍精干,行动敏捷,作战灵活,武器精良,战斗力更强,在反“扫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黄土岭战役,日“名将之花”命丧太行山    19391025日至128日,日军动用桑木、森岛师团和阿部旅团2万余人,对北岳区进行了为时45天的大“扫荡”,企图摧毁晋察冀边区的后方机关与设施。1030日至113日,日军600余人在雁宿崖,被八路军杨成武部一、二、三团伏击,除13名被生俘外,其余包括辻村大佐在内,全部被消灭在狭谷里。

雁宿崖之战,使日军阿部混成旅团阿部规秀中将恼羞成怒,114日,阿部规秀倾涞源之兵力1000余人,亲自率领,沿着辻村大佐的旧路,气势汹汹地进行报复性“扫荡”。

八路军获悉情况后,也决心继雁宿崖歼灭战后,再给阿部规秀一个下马威。决定以小部兵力迎击日军,将其引向银坊扑空,而后以游击队不断袭扰,诱敌东进,待其进至黄土岭一带有利地形,再集中主力,将日军包围歼灭。

115日,阿部规秀率领1000多名日军向银坊前进。游击队以忽而坚堵,忽而大踏步后退的巧妙战术,紧紧缠住敌人,使其求战不得,追又追不上。6日,阿部规秀寻找八路军主力决战心切,经游击队稍加吸引,即倾师东进黄土岭。黄土岭山高沟深,是一个绝好的伏击地形。八路军为钓大鱼,丝毫未惊动日军,让他们“平安”地在黄土岭、司格庄一带宿营。同时八路军一团和二十五团、三团、二团从几个方面完成了对日军的包围。7日,日军继续东进,12时到了上庄子,15时,敌后尾离开黄土岭。二团随即占领该地,截断了日军退路,一团、二十五团迎头杀出,三团、二团和特务团从西、南、北3面合过来,把日军团团围住,压在上庄子附近那条宽仅百十米的山沟里,数百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炮兵部队也以猛烈的炮火向沟底轰击。日军依仗其强大兵力向寨头阵地冲击,企图跳出包围圈,遭到坚决反击后,又掉头向黄土岭突围,企图回窜涞源。三团、特务团和二团紧紧扼住口袋,逼使日军不得突围。八路军向日军展开全面激烈的攻击,将日军全部压在上庄子附近的山沟里,抓住这有利时机,集中火力轰击,在一个独立小院指挥战斗的日军蒙疆驻屯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长、中将阿部规秀,这朵“名将之花”,在迫击炮弹下“花落瓣碎”,命丧太行山。这一战斗,日军伤亡900多人。8日下午,日军以重兵从灵邱、涞源、易县、唐县、满城分5路向黄土岭合击,八路军遵照军区指示,主动撤离黄土岭。

黄土岭战役的重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军妄图摧毁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迷梦,极大地坚定了广大军民的抗战信心和决心。

粉碎日军对雄县梁神堂的进攻   193912月,日军准备对新城、雄县、固安、霸县进行冬季大“扫荡”。冀中军区为配合冀中五分区反“扫荡”斗争,派出以锄奸部长卓雄为团长的40多人的工作团到五分区开展工作。26日,五分区二十七团900余人奉命前去掩护工作团,于大步村会合,二十七团分别驻在梁神堂、张神堂和佐各庄3个村。第二天8点多钟,雄县、白沟、泗庄千余名日伪军向二十七团驻地围拢过来,一阵炮火轰击后,列成方队发起进攻。二十七团在团长杨秀昆的指挥下,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击毙日伪军六七十人。上午10时,1000多日伪军在20多门大炮的配合下,从东、西、南3面向神堂进犯。顿时整个村子硝烟弥漫,部分战士倒在血泊中。在炮火的掩护下,日伪军向村边冲来,当距离只有二三十米时,二十七团步枪、手榴弹一齐向敌人开火,连续打退了敌人的两次进攻,于是敌人又从霸县、雄县、白沟增调援兵,一时敌人在神堂周围集结了3000兵力,还配有飞机、坦克、装甲车,妄图将二十七团一举歼灭。

在敌众兵包围,情况异常危急的情况下,团领导对战斗作了重新部署。中午,敌人发起了更猖狂的进攻,空中两架飞机轮番狂轰滥炸,地面炮弹呼啸,坦克车、装甲车掩护日伪军向村逼近。二十七团干部战士没有被气势汹汹的敌人吓倒,同敌人在村边展开了肉博战、拉锯战,打进来,打出去。在村南二营六连阵地上,连长牺牲后,全连6挺机枪架在一个坟头上集中火力射击。日军一个小队一个小队往上冲,上来一批打倒一批,经过反复争夺,终于把敌人赶了出去。下午,敌人又组织了多次进攻,均被击退。晚上八九点钟,二十七团利用村南的空隙地段突围,摆脱了敌人的围攻。此战击毙日伪军400余名,击落飞机一架,击毁坦克一辆,缴获轻机枪2挺,步枪300余支。

易县大龙华战斗   1939年春末,晋察冀一分区的主力部队正在易县北娄山一带整训,得到情报:易县500多名日军于417日出城,沿易()()公路西进梁各庄和大龙华镇,企图打通涞易路,切断南北交通,封锁山区,以便进攻晋察冀军区腹地。

为粉碎日军这一企图,一分区决定集中主力消灭大龙华之敌,斩断伸向根据地的魔爪。自从日军进入大龙华后,游击队就昼夜不停地进行袭扰,搞得日军非常疲劳。519日夜,攻打大龙华的二营副营长邓南风率领七连,秘密绕过3道铁丝网,直奔日军住的9座大房子,惊醒的日军匆忙应战,死伤50多名。20日上午,日军分成两股,拼命突围,向东突围的日军大部被击毙,剩下的130多人窜到小龙华附近,又被埋伏的八路军击毙击伤大半。大龙华战斗打响后,梁各庄敌人开出5辆装甲车支援,分区骑兵营配合五支队将其击退。接着,日军400多人和骑兵100多人,从县城和梁各庄一齐出动,进攻三营阵地。杨成武命令一团火速迂回大红门,从日军背后出击,同时,三团三营、骑兵营、特务营从侧翼进攻,日军腹背挨打,顿时大乱,朝梁各庄逃窜。

大龙华战斗,共消灭日军400多名,缴获大批武器弹药,还缴获几十册重要文件,包括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部颁发的《关于剿匪与警备的指针》和针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1939年一、二、三期肃正作战概要》,日军一一O师团司令部颁发的《对山区方面匪团封锁计划》等等。杨成武派专人将这批文件送往军区,后又送往党中央。这些敌伪文件,对于掌握敌情,有力地进行抗日斗争,发挥了很大作用。

百团大战中的保定军民    1940年,日军向华北不断增加兵力,对各抗日根据地进行连续不断的“扫荡”,加紧推行其“治安肃正”计划,妄图彻底摧毁华北抗日根据地,以巩固其占领区。在这种形势下,1940820日八路军总部决定发动一次空前规模的正太路破袭战,即百团大战。这是在八路军总部的统一指挥下,组织晋察冀军区、晋冀鲁豫军区和晋绥军区部队进行的以正太路为重点,对河北、山西境内的铁路、公路交通和沿线日伪据点的大规模战役。

保定广大抗日军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积极参加百团大战,出动了10万地方武装、民兵和群众,配合部队对平汉路、津浦路、石德路、北宁路及境内的公路,进行了广泛的破击。冀中九分区部队掩护群众于3天之内破坏了任丘、高阳、保定间公路,定县至肃宁公路,保定至张登、蠡县公路共100多公里。十分区部队炸毁涿县、松林店之间,廊坊至万庄间铁路各一段,并攻入高碑店、万庄车站。从820日至920日,冀中区破毁铁路、公路500多公里,炸毁铁桥、木桥20座,收割电线2.7万斤,毙伤、俘日伪军1300多名。第三军分区抽调部分部队在唐县平汉铁路段活动,在部队、民兵和群众密切配合下,快速攻击据点,扒拆铁路公路,搞得日军晕头转向,不知所措。三分区部队袭击唐县县城的敌人,攻克北罡子据点,掩护民兵破坏了唐望、唐定公路20多公里,拆毁望都至清风店的铁路150米,炸毁黄庄铁桥。游击第一支队指挥3个地方游击队,同定北、曲阳、新乐各级党政人员一起,发动群众,在北起王京车站,南至新乐的平汉线上破袭,拆毁铁路20多公里,破坏公路30多公里,收割电线1万多斤。并对王京、定县北关火车站进行了袭击,摧毁车站的维持会,歼灭了部分日伪军和汉奸。

在百团大战第二阶段战役中,涞源县军民配合主力部队摧毁涞蔚、涞灵沿线各日伪据点,并在三甲村战斗和东团堡战斗中取得了重大胜利。

百团大战,使日军的华北交通线陷入瘫痪,一系列军事行动遭到沉重打击,抗日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

1938年至1940年期间,保定党组织遵照党中央和晋察冀边区的指示,在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的同时,还开展了民主宪政运动、减租减息、发展生产运动和文化教育运动,有力地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根据地。

三、抗日战争的最艰苦阶段 保定军民坚持抗战

保定抗日军民面临的最困难局面    1940年以后,日本帝国主义为了与德、意法西斯在欧洲的侵略战争相呼应,加紧准备进行太平洋战争,企图巩固其后方,“确保华北”,把华北变为他的“大东亚兵站基地”。同时,由于敌后军民英勇抗战,尤其是百团大战的震撼,使日本侵略者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力量,看作实现其侵略野心的最大障碍和威胁。因此,日本侵略者一方面加紧诱降国民党政府,一方面空前疯狂地开始了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从19418月至10月,以华北全部兵力7万多人,由冈村宁次率领,在空军配合下,采用“铁壁合围”、“梳篦式清剿”等方法,对北岳区进行了空前残酷的大“扫荡”,企图以优势兵力消灭边区和各分区党政军民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彻底破坏晋察冀抗日根据地。19425月至6月,日军又纠集3个师团的主力和5个混成旅团的大部以及各地伪军共5万多人,配属飞机、坦克、炮兵、骑兵,由冈村宁次亲自指挥,用所谓“纵横合击”、“对角清剿”的办法,对冀中进行拉网大“扫荡”。在“扫荡”中,日军实行“三光”政策,肆意烧杀、抢掠,制造了无数骇人听闻的惨案。在大“扫荡”的同时,日军还实行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一体的所谓“总力战”,并从19413月起,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在华北连续5次实行“治安强化运动”,妄图从根本上摧毁抗日根据地。

保定党组织领导军民开展灵活多样的游击战    1941年至1942年敌人大“扫荡”下,抗日根据地处于极端困难、极端艰苦的阶段。但是,保定抗日军民并没有被压垮、吓倒,而是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迎着严重困难坚持敌后抗日斗争,采用灵活多样的游击战,不断沉重地打击敌人。

活跃在敌后的武工队   19429月,在平山县寨北村召开了晋察冀边区党政军干部会议,正式提出了“到敌后之敌后去”的口号,并以此作为当时开展全面对敌斗争的方针。寨北会议后,北岳区主力部队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兵力,执行向“敌后之敌后”的挺进任务,派出几十支武装工作队,有的秘密越过敌人封锁线挺进到敌后;有的分散到封锁线两侧,积极进行游击活动,开展军事和政治攻势;有的瓦解敌伪军和伪组织,团结人民群众,孤立敌人,相机收复一些地区。

武工队由军队干部、优秀战士和地方干部组成,一般3050人为一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宣传队、政治工作队,是集党、政、军、民工作于一身的“全能”工作队。武工队短小精干,战斗在敌人心脏,他们在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下,通过散发宣传品,碉堡喊话,召开伪军或伪军家属座谈会,讲解抗战形势,以瓦解伪军,并大力捕捉汉奸,摧毁敌政权。通过广泛发动群众,在各地组织起多种形式的人民抗日武装,在敌人大“扫荡”造成的困难局面下,又重新燃起了抗日的火焰。武工队的活动,使敌人受到了很大震动。10月上旬,恰逢冈村宁次在华北推行第5次“强化治安运动”,叫嚷要“剿灭共党,肃正思想”之际,武工队深入敌后,到平汉线日军兵力空虚的据点进行破袭,把这些地区的敌伪秩序打乱。三分区骑兵团侦察连,在武工队的配合下,奇袭了王京车站。军区教导团一支小分队袭入唐县城关,把敌警察所、维持会全部捣毁。另外,一支小分队袭击了望都县城关日伪据点。一时间各据点的日伪军惶恐不安,迫使日军不得不从第一线抽调兵力,加强后方守备。12月初,在敌后活动的武工队又对平汉路西几乎所有敌占县城和较大据点,发动了一次袭击,所到之处,都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宣传品还进了保定城。日军戒严3天,紧闭城门,到处搜查。武工队在几天时间内俘获了近6000名伪军和伪组织人员,使许多地方的伪组织瘫痪,连已经通知的所谓“庆祝太平洋战争一周年”活动,大部分城镇也被迫取消。

经过向“敌后之敌后”挺进,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晋察冀地区出现了新局面,日军的“蚕食”推进计划被制止住了。这期间,八路军共收复和开辟了1600多个村庄,扭转了1941年以来日军大“扫荡”的困难局面。

在这一方针的指引下,冀中区的恢复工作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寨北会议后,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部队,组织了多支武工队,深入日军统治的地区,开展政治攻势,进行开辟和恢复抗日根据地的工作。他们利用平原上的青纱帐做天然屏障,利用地道作依托,由五一大“扫荡”后的隐蔽阶段,转为积极主动进攻,在碉堡林立的残酷环境中,灵活机动的打击日军,摧毁伪政权。从寨北会议到194356月份,冀中部队(包括晋察冀一、三分区)和派出的武工队共作战400多次,毙伤日伪军3900多名,其中“虎穴除奸”、“攻打治安军司令部”等许多战斗,给敌人以沉重打击。194212月,晋察冀一分区锄奸科掌握了可靠情报,活动于北京、天津、石家庄和保定的日本天皇替僧、大特务头子松冈一郎,住在保定城南关公园内。松冈一郎不仅掌握了这几个地区的特务组织,还控制了这一带的帮会、宗教等组织。分区决定除掉这个大特务头子,取出敌人的档案资料,并将这一任务交给了三团侦察排长刘贵。刘贵接受任务后,马上赶回驻地向连长、指导员作了汇报,最后决定由指导员和刘贵组成10个人的武工队,深入敌人心脏完成除奸任务。第二天,刘贵带着两名队员,化装成日本特务,骑着自行车通过了两道封锁线,来到保定南关侦察敌情。松冈一郎的住地周围日军戒备森然,有高墙和铁丝网,院内还有专门警卫部队。当晚,他们赶到内线李杰(伪军中队长)家了解了有关情况,然后赶到富昌屯,向指导员汇报了情况,决定当夜行动。

夜静悄悄的,武工队员们快步直插南关公园。周根兴快步接近岗楼,钻进了铁丝网,扑上去拔出尖刀,一下子结果了哨兵的性命。接着周根兴迅速割断了铁丝网,武工队员们从岗楼搭着人梯爬过高墙,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南关公园。按预定行动方案,由王兴带2人集中所有手榴弹,对付门口的警卫,其余由指导员和刘贵各带一组直奔松冈的住房。杨喜来个子不高,是个十分机智勇敢的老侦察员,过去曾多次深入虎穴出色地完成任务,这回他又打头阵。他先用一根棍子顶着自己戴的毡帽,从风门捅了进去,试探房内动静。松冈发现毡帽以为是个人摸进了他的房间,顺手摸到了一个棍子使尽全力劈了过去,由于用力过猛,扑了个空,反被摔倒在地。说时迟,那时快,小杨猛扑上去,抽出快刀使劲劈下去,砍进了松冈的左脑颅骨内,快刀再也拔不出来了,两人扭打在一起。这时侦察员白杰一个箭步上前,用枪托猛砸,松冈毙命。与此同时,刘贵等冲进房内,命松冈的老婆交出保险柜的钥匙,随即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了全部档案资料和敌人的潜伏名单。门口的敌警卫班发现情况刚要抵抗时,被王兴等武工队员一阵手榴弹全部“报销”。武工队乘敌人混乱之机,从正门冲出去,连夜返回了部队,胜利完成任务。

地道战、地雷战和麻雀战   地道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冀中军民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一个伟大创举,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坚持持久战,坚持敌后游击战的一种特殊的战斗形式,它在开展平原游击战争,坚持敌后抗日根据地斗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地道斗争是在斗争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起来的,1939年和1940年是以藏身为主的地洞、地道;1941年以后,地道才逐步成为战斗地道。利用地道斗争取得的第一个较大的胜利,是19415月的蠡县曲堤地道战。自1940年春开始,曲堤一直为大汉奸齐栋才所盘踞。194011月,八路军在游击队的配合下拿下了曲堤据点后,三区群众的抗日热情十分高涨,为了更加灵活有效地打击敌人,在原有的地道基础上,群众自发地挖通了村与村之间的地道。19415月,敌莘桥据点要“扫荡”曲堤一带,正在曲堤开展工作的三区区长刘痴生决定利用地道打击来犯之敌,他先组织群众从地道转移,然后把区小队和县公安局手枪队布置在村口。日伪军刚到村口就被打死打伤十来人。区小队一部分退到村内进行抗击,一部分由地道转移到村外,从侧面打击敌人,日伪军腹背受击,拉着死尸逃回了莘桥据点,而区小队和公安局手枪队及民兵无一伤亡。这次战斗虽缴获不多,却开创了地道战的先例。蠡县利用地道打胜仗的消息很快传到高阳、任丘等周围各县,地道斗争也就在周围各县逐渐展开了。

冀中军区在对蠡县开展地道斗争进行了调查研究之后,充分肯定了地道斗争的重大作用,并于19421月和3月连续发出指示,推广地道斗争经验。这样地道斗争由蠡县、高阳等地,很快推广到整个冀中地区,相继出现了很多突出的战例,其中最具影响的是清苑县冉庄地道战。

清苑县冉庄村位于保定西南25公里,东有张()()公路,西北有平汉铁路,全村407户,是个较大的村镇。最初干部群众为躲避敌人搜查抓捕,在村外挖了一些地洞,人称“蛤蟆蹲”。1942年敌人五一大“扫荡”后,群众在党组织领导下,以民兵为骨干,大规模地挖掘地道,利用地道作掩护,消灭敌人。后来,县武委会重点领导这个村加强地道建设,将地道由双口洞发展成能攻能守的三通(即高房、院落、地道相通)、三交叉(即明暗火力、高层地堡火力、墙壁与地堡火力交叉)、四好(即好打、好钻、好藏、好跑)、五防(即防破坏、防封锁、防毒、防水、防烟)的战斗地道,使村落战、地雷战与地道战有机的结合起来,形成地上地下一起打的战斗网。194541日,冉庄民兵20余人,依据地道击退了600多名日伪军的进犯。514日,冉庄民兵在区小队的配合下,打退了伪军1000多人的进犯。517日,又击退了伪军1700多人的进犯,被称为“地道战模范村”。

在开展地道战的同时,保定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爆炸战、“麻雀战”,打击日本侵略军。19435月,日伪军奔袭晋察冀边区首脑机关所在地阜平县。五丈湾村处于县城、王快、平阳3条大道的交叉点,是敌人“扫荡”的必由之路。该村民兵中队长李勇带领民兵,作好了反“扫荡”的准备工作,巧布了地雷阵。511日,“扫荡”的日伪军经过五丈湾时,民兵游击组在李勇的指挥下,拉响了地雷,步枪同时扫射,炸死炸伤敌人33名,开创了地雷爆炸战的胜利,受到中共北岳区党委和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表扬,称李勇为爆炸英雄,《晋察冀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在全边区广泛开展李勇爆炸运动。随后,地雷爆炸运动在全边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李勇和他领导的五丈湾村民兵游击小组越战越勇,越打越巧妙。1943年秋天在为时3个月的反“扫荡”中,他们用地雷爆炸共毙伤日伪军364人,炸毁汽车5辆。在19442月边区第一届群英会上,李勇获得边区爆炸英雄称号。

李勇在阜平创造了爆炸战,李殿冰在曲阳创造了麻雀战,机智灵活地打击敌人。李殿冰家住曲阳县尖地角村,1938年,县委、县政府驻在这里,1939年,晋察冀军区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也经常驻扎在这一带,因此,日军经常对这里进行“扫荡”。李殿冰和他带领的游击组,在党的领导下,运用毛主席关于“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战术原则,机动灵活地打击敌人,他们创造了山区“麻雀战”,游击组员经常三三两两,相互呼应,出没于深山密林、青纱帐和道路两旁,好像麻雀啄食一样,忽聚忽散,伺机打击敌人。当敌人反扑过来时,游击组早“飞”的无影无踪,而敌人退却时,他们又呼啸而至,予以痛击,使敌人攻无目标,战无对阵,疲于奔命,狼狈不堪。

19418月的一天,1200多名日伪军进山“扫荡”,妄图消灭边区主力部队,摧毁抗日根据地。敌人行进到尖地角老母庙附近的沟底时,李殿冰带领游击组在北山上突然开枪,几个日军应声倒下。日伪军大队人马吼叫着扑上北山顶时,游击组早已踪影不见,敌人正在纳闷,突然背后南山梁又射出一阵子弹,又有几个日军中弹毙命。日伪恼羞成怒,像一群红了眼的恶狼,连打带嚎地又扑上南山梁,游击组又不翼而飞。日伪军个个口干舌燥,到老母庙附近大树下清水洼抢水喝,挤作一团。李殿冰指挥游击组架好“大栏杆”,瞄准清水洼,“轰”地一声,30多个日伪军连死带伤,躺倒一片。1943年秋,日军4万余人在飞机的配合下,对北岳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扫荡”一直持续到冬天。李殿冰带领游击组运用麻雀战术,同日军展开了英勇的斗争,日军处处被动挨打。同时,三分区其他村庄的民兵游击组也广泛展开了麻雀战,处处巧妙地打击敌人,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19442月,边区第一届群英会授予李殿冰二等战斗英雄光荣称号。

英雄的军民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英雄的保定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同凶残的敌人进行殊死搏斗,无数人用鲜血和生命,谱写出了一页页气壮山河的历史篇章。

狼牙山五壮士   1941923日,日伪军5000余人分四路“扫荡”围攻狼牙山。当时狼牙山上有晋察冀一分区党政军机关干部和两万余群众。924日,连续打退了敌人9次攻击,为了保存主力,掩护群众从狼牙山上转移,分区领导决定夜间突围,把掩护转移的任务交给了分区一团七连。翌日凌晨,七连又将掩护最后转移的重任交给了二排六班。当时六班只有5个人,班长马宝玉(中共党员)、副班长葛振林(中共党员)、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和宋学义。25日天刚亮,六班把围攻狼牙山的日军引向东山口。日军被引上钩,扑向东山口,先头部队踩响了六班事先埋在东山口外的地雷,炸死炸伤10余人。后边的日军继续向东山口猛扑,他们在东山口阻击一个多小时,毙伤日军四五十人。这时天已大亮,马宝玉见部队和群众已全部转移,才下令撤退。马宝玉和战士们为了让部队和群众转移的时间更充裕,并迷惑日军,不让其摸清转移的方向,他们没有往部队和群众转移的方向撤,而是边打边撤,把日军一步步引上了狼牙山主峰棋盘陀下面的牛角胡。马宝玉带领战士在牛角胡连续打退了日军4次进攻,毙伤日军六七十人。时过中午,日军发起第5次攻击,炮火烧着了荆棘山草,山地上一片烟火。马宝玉和大家边打边往高处撤,撤到了棋盘陀顶峰万年灯。大批日军还疯狂地往上冲。就在这时,战士们的子弹打完了。万年灯三面悬崖,马宝玉把仅有的一颗手榴弹扔向敌群,把枪扔进山谷,高呼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跳下了悬崖。葛振林、胡德林、胡福才、宋学义都把枪扔进山谷,紧随着马宝玉之后,高呼口号,飞身跳下深谷(马宝玉、胡德林、胡福才壮烈牺牲,葛振林、宋学义被崖上的树枝挂住,被群众救护后返回部队)。冲上万年灯的日军,这时才发现,与其500之众激战的八路军仅仅5人。19429月,晋察冀边区在棋盘陀峰顶树立了“狼牙山三烈士塔”,永志纪念。

民族英雄刘应法    刘应法是阜平县易家庄游击组组长。1943年秋,4万日军对北岳区抗日根据地进行毁灭性大“扫荡”。在易家庄一带,刘应法带领民兵游击组开展麻雀战、地雷战,机动灵活的打击敌人。多次受挫的日军妄图进行报复,对易家庄的“扫荡”越发凶残。刘应法带领游击组也在计划着更沉重地打击敌人。911日,刘应法和民兵游击组将群众掩护转移到马武寨山上。这时,汉奸梁富把游击组的行踪报告了日军。日军在山上搜出了几个老人、妇女和小孩,逼问八路军和游击组的去向,人们不说,日军就对群众进行疯狂殴打,一个孩子吓得抱着母亲的腿哇哇大哭,日军端起刺刀捅进了孩子的腹部,肠子流了出来。隐蔽在几十步外山洞中的刘应法,目睹乡亲们横遭惨杀,顿时怒火燃胸,一颗手榴弹投向日军。日军放弃了对老百姓的拷打,一齐涌向山洞,疯狂向洞口扫射,并大喊大叫刘应法缴枪投降。刘应法大骂日军,三四颗手榴弹一齐飞向敌群,敌人死伤十几个。这样对峙了半天时间,日军共死伤几十人。刘应法和民兵们尽管被石碴打得遍体鳞伤,鲜血浸透了衣服,但仍在顽强战斗。太阳偏西,日军弄来谷草、木杆、席苇和辣椒,用席苇将谷草、辣椒卷起来绑在木杆上点燃塞进山洞。顿时,洞内浓烟滚滚,火舌扑向人身。民兵呛的咳嗽流泪,透不过气来。刘应法和民兵们脱下衣服掩住口鼻,伺机回击。日军又抓来周二栓、康丑妮等人,用刺刀逼着他们进洞熏游击组,他们反抗,被当场打死。刘应法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将手榴弹、地雷一齐往外甩。手榴弹打完了,就用石头砸。天黑了,日军见洞内停止了还击,认为游击组已无抵抗能力,就进洞抓人。刘应法抓起一把沙土猛地一扬,趁着日军迷眼之际,猛扑上去攥住日军的刺刀,想把日军推下悬崖,但因身负重伤,又一天没吃饭,体力不支.反被日军挑出洞外,又被其他日军连打3枪,刘应法壮烈牺牲。反“扫荡”胜利结束后,边区政府给刘应法立纪念碑,并以其乳名将马武寨山命名为“四秃子山”。

抗日小英雄王璞、王二小   王璞,完县野场村儿童团长,父亲王三群是村长,王璞站岗放哨、送信,样样走在前头。194351日至7日,日军出动重兵对唐县、完县、涞源一带进行大“扫荡”。当时晋察冀军区九分区后方供给部驻在野场,对于日军的“扫荡”早有准备,已进行了坚壁清野,并伺机打击“扫荡”的日军。日军气急败坏,便向群众进行报复。57日晨,日军在汉奸的带领下,包围了野场村的石沟一带,100多村民被赶到一块地埝里,其中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孩子。日军施尽种种威胁恫吓手段,逼着群众说出八路军和枪支弹药的所在。14岁的儿童团长王璞恨得咬牙切齿,挥动着小拳头冲着日军大声喊道:“没有,什么都没有!”随即几个日军扑向王璞,将他拽出人群,问他八路军和粮食藏在哪里?人群中谁是八路军、村干部?和王璞朝夕相处的两个伤员及区、村妇救会主任都在人群中,王璞决心用生命保护他们。他怒视敌人,破口大骂。王璞的母亲也在人群中,目睹儿子的行动,也鼓励人们:“咱们谁也不能说,反正是死,别怕敌人吓唬。”日军恼羞成怒,用机枪向群众扫射,王璞和他母亲等118人全部惨遭杀害。这就是日军制造的惨绝人寰的野场惨案。晋察冀边区政府和完县抗日政府,为王璞和死难的干部群众召开了追悼大会,授予王璞“民族小英雄”光荣称号,并在石沟东北的石匣岭上树立了纪念碑。

王二小是涞源县发旺沟村儿童团长。1942916日,驻守阜平的日军一个小队60余人,悄悄来到发旺沟村,妄图偷袭驻在这里的八路军。在山上放牛的儿童团长王二小,看到日军的行动后,立即放倒山上的消息树,向八路军报警。日军发现王二小这一行动,把他带下山来,并逼他带路袭击八路军的后方机关。机智的王二小将日军带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60余名日军全部被歼。在战斗中,日军将王二小5指剁掉后杀害。为弘扬王二小的英雄事迹,由方斌作词,劫夫谱曲,创作了《歌唱二小放牛郎》 歌曲,唱遍了大江南北。

女英雄刘耀梅   刘耀梅是阜平县罗峪村人。1937年,八路军开赴阜平开辟抗日根据地。这年刘耀梅才16岁,她积极响应抗日政府的号召,第一个走上台当众剪掉长辫子,参加抗日活动。1939年冬,刘耀梅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推选为村妇救会主任。1943年秋,日军对北岳区进行大“扫荡”。在最困难时刻,刘耀梅和其他党员干部一起坚持“村干部不离村”,和群众一起坚持斗争。1119日,刘耀梅在连家沟村被围剿的日军抓住。上平阳据点的日军大队长荒井得知如获至宝,立即逼问八路军在哪里?粮食在哪里?刘耀梅对荒井的审问,只有仇视目光,一句话也不说。一连几天的拷打和折磨,荒井在刘耀侮身上仍然一无所获。日军把刘耀梅绑在一棵树上,企图以更残暴的手段获取所需要的情报。在这最后时刻,刘耀梅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她大义凛然,痛斥荒井。残忍成性地荒井将刘耀梅大腿上的肉割下,用刺刀挑着在火上烤,并当众放进嘴里。刘耀梅愤怒至极,强忍剧痛,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牲口,中国人斩不尽,杀不绝,更吓不倒,血债要用血来还!”荒井气极败坏,将刘耀梅胳膊上、腿上的肉一刀刀地割下来。刘耀梅咬破了嘴唇,但没掉一滴眼泪,她怒睁双眼,一字一顿地说:“狗强盗你们不要张牙舞爪……你们的日子长不了啦……”

抗日女英雄刘耀梅英勇地牺牲了,她宁死不屈的精神,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

敌占区的地下工作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党在领导武装斗争,壮大发展抗日根据地的同时,十分重视敌占区的地下工作。

日军侵占保定以后,特别是1942年五一大“扫荡”后,晋察冀、冀中及保定周围各分区、县不断向保定派遣大批地下工作人员,深入敌人心脏,开展秘密的地下斗争。为夺取抗日斗争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抗战初期,部队党员干部朱光润受组织派遣,秘密潜入保定,利用其父任河北省警察厅长的关系,在敌伪上层积极开展工作。193810月,北岳区部队派遣干部利用种种关系,打入保定伪保安队,利用区队长李之声遭受日军歧视,对日军有不满情绪,向其进行争取瓦解工作,最后李之声率部起义。1941年春,北岳一分区设立保定情报站,派遣人员打入日伪内部,以公开职业的合法身份作掩护,搜集敌人军事情报。1942年敌人五一大“扫荡”后,环境日益残酷。为了斗争的需要,改敌工人员主要从部队派遣,为地方党委统一领导,加强了敌工部的建制,使敌工工作由秘密部门的工作变为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工作。在日军严密封锁、分割的恶劣环境下,党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展敌工工作,保定周围各级党组织纷纷向保定派遣人员。19429月,中共冀中区党委社会部派遣言林、周立涛进入保定从事情报工作。进城后,一方面通过各种社会关系寻找职业掩护,一方面与隐蔽内线取得联系,建立地下工作党组织。1943年初,李英儒受冀中区党委和九地委的派遣到保定,先后以伪省公署职员,保定师范国文教员的公开职业为掩护开展工作,并建立了党支部。李英儒领导的地下工作人员遍及保定敌伪机关、部队、学校,从而能够及时地将日伪的一些军事部署、活动情报送到地方党组织及部队领导机关,有力地配合抗日根据地的武装斗争。同时还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派遣人员到敌伪军中进行争取、瓦解工作。此外,冀中、北岳的一、三、七、九分区和保定周围的清苑、满城、易县、徐水、完县、安新、博野、蠡县等各级敌工组织都向保定派遣人员,建立情报组织,开展敌工工作。

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地下工作人员,冒着腥风血雨,出生入死,在敌人内部顽强战斗。他们“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财色不迷”,身在敌营而保持革命气节。有的承受着“汉奸”、“特务”的骂名,忍辱负重;有的在敌人内部执行秘密使命,不幸被捕,为党和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张勃就是他们中的优秀代表。张勃,又名张静芝,清苑县苑家桥村人,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2年,受冀中九地委敌工部派遣到保定作地下工作。他寻找机会打入敌人内部,凭着他的机智和才干,很快取得了敌人的“信任”,当上了保定伪保安司令部上尉参谋。对此,一些亲戚、朋友与他反目、疏远,骂他是“狗特务”、“狗汉奸”。但张勃不恼火,不记恨,地下工作干得更出色。在几年的时间里,他利用合法身份和各种关系,巧妙地掩护和营救了许多党员、干部和进步人士,白力行、李英儒、张淑文、史仪等革命者都得到过他的掩护和帮助。同时,他还从城内为八路军送出大量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情报,为配合部队作战和开展政治斗争做出了很大贡献。194411月底,张勃听说绥靖第六集团军朱参谋长过生日,立即派人送去一份厚礼,并借机观察动静,摸清情况,及时把情报送给清苑县县大队。晚10点多钟,敌人正在喝酒之际,清苑县县大队奇袭了敌第六集团军司令部和伪军校,还端了一个兵营,取得了辉煌战果。

抗日战争胜利后,按照党组织的决定,张勃继续留在保定城内从事地下工作,打入国民党军统内部任上尉科员。一次,为摸清敌人一个情况,需要请一个特务吃饭,但当时身无分文,就把身穿的一件长衫卖掉。为了弄到情报,张勃经常典卖家产,甚至将妻子的金银首饰全部卖掉。他对妻子说:“我们搞敌工的就像一支洁白的莲藕,深扎在污泥中,这是革命工作的需要。”他为党的事业忍辱负重,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

19481110日,因特务告密,张勃被国民党反动当局抓捕。他受尽了酷刑,但坚贞不屈,始终保守党的机密,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品德。19481116日,张勃被杀害于保定。

、实施反攻作战 夺取抗战最后胜利

主动出击  扩大根据地    19431月,中共冀中区党委唐各庄扩大会议后,保定党组织认真进行整顿,加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正确执行锄奸政策,并广泛开展敌伪军工作,加强武装斗争,部队由原来的为避免损失而较多的采取分散隐蔽的办法,变为更加主动地打击敌人,因此抗日斗争形势大有好转。到1943年上半年,仅冀中区就恢复游击根据地和隐蔽根据地50多块。青纱帐起来后,保定军民更加活跃,保定各县按照上级指示,在开展整风和大生产运动的同时,积极配合部队先后发起了对敌人的主动进攻,攻克与逼退敌人的据点和碉堡岗楼,巩固扩大了抗日根据地。冀中军区第七军分区第三十二地区队活动于定县、安国一带。在县大队和民兵的配合下,通过军事攻击和政治攻心,到1943年底,攻克与逼退敌点碉70多个,敌人的封锁沟和公路被平毁,根据地连成一片,打破了敌人的囚笼政策。九分区二十四团在安新、高阳、蠡县、清苑、之光等县县大队、民兵的配合下,到1943年底共攻克、逼退敌点碉167个,潴龙河东部地区与白洋淀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潴龙河西部地区也基本上打开了局面,根据地发展到保定近郊。

1944年至1945年夏,进一步掀起了攻克逼退敌点碉,扩大根据地,开展全面反攻高潮。冀中区保定各县县大队和民兵配合各军分区部队,于1944l4月,向敌发起强大攻势,一举攻克与逼退敌点碉519处。七分区部队在各县武装的配合下,进一步向敌人展开了进攻,在3个月内攻克与逼退敌点碉90余处,打了不少漂亮仗。定县赵庄据点驻有伪军120余名,其四周为大定、李亲顾、子位、王耨等据点。第四十五区队在定南县大队的配合下,经过周密安排,一举攻克了这个据点,伪军全部被俘。安国县明官店炮楼设在安国至伍仁桥公路边,炮楼周围挖有六七米宽、二米多深的封锁沟,设有吊桥,并有一个小队伪军把守。在此炮楼周围又修了20多个子碉。四十五区队在安国县大队和区小队的配合下,对这个炮楼进行了强攻。敌人走头无路,全部缴械投降。九分区二十四团在蠡县县大队、区小队的配合下,连续攻克南许、大百尺碉堡,逼退辛兴、南于八等20多处岗楼,蠡县全境除交通要道几个敌碉外,其他全部攻克与逼退。十分区三十五区队在雄县、容城、定兴、新城等县武装配合下,连续攻克与逼退了昝岗、八洋庄、板家窝等16处点碉,使拒马河南北广大游击区变成抗日根据地。

北岳区保定各县广大军民,按照上级关于加强对敌斗争的指示,积极开展反攻,发动群众平沟破路,摧毁敌人的分割封锁,配合部队攻克与逼退敌人点碉,194417月,共攻克与逼退敌点碉441处。望都县除县城和固现据点外,全县都成为抗日根据地。曲阳县攻克与逼退敌点碉30多处。完县的敌人只能固守在以县城为主体的第一道封锁线上。满城、唐县、涞源、易县等县都扩大了根据地,为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好了准备。

抗日根据地的经济建设    在对敌人发起主动进攻的同时,保定各县党组织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194310月关于“各抗日根据地所有机关、团体、学校、部队及人民群众,一律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己动手,克服困难,丰衣足食”的指示,按照上级党委的具体部署,发动群众,迅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大生产运动。各县抗日民主政府采取多种措施,发放农贷(贷物、贷粮、贷种子)、支援牲畜、代制农具等,支持大生产运动。1944年春天,北岳区的阜平、易县、涞源、唐县、曲阳、望都、完县、满城等县先后掀起了大生产运动高潮。阜平县委、县政府于1月份先后召开了生产座谈会、滩地生产会议,之后进行调查研究,总结经验,向全县人民提出了“耕三余一”的号召,并提出了八大措施。唐县县委、县政府组织大批干部深入到村,逐户帮助制订生产计划。曲阳县委、县政府向全县提出“耕三余一”目标,组织群众平毁日伪修的公路和封锁沟,扩大耕地11400多亩,旱田变水田9900多亩。定县、安国、博野、蠡县、清苑、高阳、安新等县,在冀中区党委、行署和七、九地委的领导下,开展起了更加艰苦的大生产运动。1942年敌五一大“扫荡”后,敌人岗楼林立,封锁沟、公路纵横,抗日根据地被细碎分割,许多地方成为分散的游击区。因此,大生产运动是在艰苦斗争的情况下开展的,各县党组织提出一手拿枪,一手拿镐;一面战斗,一面生产。各县委、政府组织发动群众在游击队掩护下填沟平路(敌人的封锁沟、公路),扩大耕地面积;恢复被敌人破坏了的农田,力争多种多收。同时,发动群众广泛开展纺织、榨油、熬盐等副业生产,增加收入,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尽力做到自给自足。1944年春天,很多县开展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高阳县号召群众精耕细做,力争“耕三余一”。同时广开副业门路,村村有了纺织户、织布户,有的村几乎户户纺线、织布,满足了军需民用。

在大生产运动中,各县还领导群众采取积极措施,同敌人展开了尖锐、激烈的经济斗争:组织建立合作社,粉碎敌人的经济封锁;开展货币斗争,驱逐伪钞和各种杂钞,使边币占领市场。在抗日战争中,物力消耗巨大,特别是敌人对抗日根据地进行经济封锁,群众的生产、生活物资极度缺乏,甚至连锅、碗都难以解决。冀中区党委和政治主任公署研究决定,在全区发动群众建立合作社,自力更生,大力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保定各县广大军民积极贯彻执行区党委的决定,自下而上地开展起了合作社事业。首先,在群众自愿的基础上建立起村社。合作社的经营内容非常丰富,经营方式也是灵活多样,其方针是围绕群众的生产、生活开展供销,很受群众欢迎。如徐水县高林村张瑞合作社建立不久,入社户数占总农户的95%,入社人数达到全村总人数的80%以上。同时,高林村社由一个村发展到以高林村为中心的五村联社,由开始的土纺土织发展到多种经营,分为9个分社,有纺织、运销、医药、油槽、供给、信用、儿童等,年收入20多万元。张瑞合作社成为冀中与冀西根据地对敌斗争的强有力的纽带,晋察冀边区政府将其称为“游击区合作事业的一面旗帜”。194414日,《晋察冀日报》全文发表了毛泽东19431129日在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组织起来》的讲话,极大地鼓舞了保定各县人民群众办合作社的积极性,合作社迅速发展。冀中区保定各县的巩固区已达一村一社,入社户数占总户数的90%以上。北岳区保定各县也迅速发展。阜平县高街等一些村原来都是农业劳动互助组织,又建立起了供销合作社。唐县合作社迅猛发展,扩股达百万以上,增加新社员595名,各种业务活跃,有力地支持了农业生产的大发展。

大生产运动和经济斗争的开展,有力地扭转了抗日根据地财政经济困难局面,打破了敌人对抗日根据地的经济封锁,支援了抗日战争,使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与发展。

保定军民全面反攻,收复失地    1944年秋至1945年夏,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处于大规模反攻阶段。保定党组织按照党中央关于敌后军民要再接再励,更有效地打击敌人,巩固与扩大根据地的指示,组织领导广大军民展开了局部反攻。在1944年秋季攻势中,有力地打击了敌人,恢复了被日军“蚕食”的根据地。从1945年初开始,冀中军民连续进行了5次较大规模的进攻战役,解放县城12座,使冀中中心根据地连成一片,游击区直抵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等大中城市郊区。194546月,党中央提出“从各方面准备大反攻”。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形势也急剧转化。726日,中、美、英三国政府发表《波茨坦公报》,敦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88日,苏联对日宣战。89日,毛泽东主席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810日、11日,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布7道反攻命令。保定党组织领导广大抗日军民投入了大反攻的洪流。冀中军区第七、第九、第十军分区主力部队,向平汉铁路沿线及城镇展开进攻。七分区部队配合冀晋部队进攻保定及保定至正定平汉铁路沿线的车站;九分区攻占高阳、安新县城,破坏天津至廊坊段的铁路线,进攻天津;十分区攻占雄县、霸县,破坏廊坊至丰台段及徐水至北河段的铁路线,配合晋察冀部队进攻北平。冀察分区和地方武装、民兵收复满城、涞水和易县县城。冀晋三分区部队和民兵收复唐县、曲阳和完县县城。

815日,日本侵略军宣告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取得最后的胜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一百多年来反抗外敌侵略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在抗日战争中,保定党组织领导保定广大军民,同日本侵略军进行了长达8年的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为全国抗日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谱写了辉煌壮丽的历史篇章。

 

上一篇:第五章 夺取解放战争的胜利

下一篇:第三章 革命斗争复兴和抗日救亡运动

地址:保定市  邮箱:  电话:0312-5064150  

中共保定市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