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欢迎来到保定党史
革命烽火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革命烽火革命烽火

智斗特务队长

发布于:2013-6-4 17:25:15 点击量:

1929年,中共保定市委书记侯薪因领导二师学潮被捕。经组织营救出狱后,留在中共河北省委秘书处工作。他以做生意为掩护,独自一人住在天津法租界的佛照楼旅馆里。

春天的一个早晨,侯薪按平日的习惯,信步走出佛照楼,到附近的法国公园去散步。活动了一会儿,感到有点疲劳,便在路边的木椅上坐下来休息。正在这时,他猛然发现一个穿长袍马褂戴礼帽的人向他走来,用眼角的余光一扫,四周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也逐渐围拢过来。“不好!”他心中猛地一沉,地下工作的经验告诉他“被特务包围了!”他暗自叮咛自己:“别慌,冷静些……要设法脱身。”

想到此,侯薪索性大大方方抬起头来,盯住站在前面的人。此人似曾相识,他是谁呢……?

“啊哈,老弟,久别了!你还认识我吧?咱们俩可是在监狱里共同患过难的老朋友了。”来人站在侯薪对面十来步远的地方,皮笑肉不笑地打着招呼。看他那小心翼翼地样子,大概是怕侯薪那只还揣在衣兜里的手,会拿出枪来对付他。其实侯薪什么武器也没有。

“啊,是你。”侯薪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并认出了来人。他叫孟双六,原是个拉洋车的,因双手皆六指而得名。1929年侯薪因领导保定二师学潮被捕,关押在天津第三监狱,曾与他相处过。当时孟参加了狱中党组织领导的一些斗争,借机刺探情况向敌人告密。后来出狱后当上了特务,由于抓捕共产党有功,很快升任特务队长。这可是个心黑手毒的家伙。不过,侯薪在他面前从未暴露过身份,想到这里,心中坦然了。

“是啊,咱们是难友啊,你忘了,咱们还在一屋住过呢!”孟双六故作亲热的和侯薪套着近乎。

“……对呀,好久不见了,你现在混得可好?”侯薪支应着搭了腔,心中盘算着脱身的办法。

“我呀,实不相瞒,是混得很不错了,你看我这穿着。”他洋洋得意地边说边抖动着长袍。“你呢?现在还干共产党吧,还经常和那些朋友来往吗?”

“说笑了,我从来不干那个(指共产党),又担惊受怕,又不挣钱。”侯薪打着哈哈与他周旋,又一本正经地说:“这次到天津来是谋个差事,你老兄能帮忙吗?”

“哈哈,好说好说,这事包在我身上。”他堆下满脸笑容,高声笑道,随后又故作神秘地悄悄说:“我现在已经是特务队长了,你就跟大哥我来干吧,一个月30块现大洋,捉一个共产党还有奖金!”

“呀,那个活儿,我可干不了,不认识谁是共产党,碰也碰不上呀……”侯薪故作为难地推拖着。

“这有什么,走,我先请你吃一顿,咱们边吃边商量。”说着,他一挥手,“请吧!

看来,这顿饭不吃是不行了,侯薪只好站起身,随着他慢慢向公园外踱去。这时,周围的4个特务,两个在前,两个在后,远远地盯着他们。

一路上,孟双六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干特务的好处,同时还故作亲热地挽着侯薪的手。侯薪知道:他是怕自己逃跑。侯薪随口寒暄着,心中却暗自思忖:这个坏蛋,不会轻易地相信自己,也绝不会放过自己,可令他不解的是,特务们为什么不立即动手呢?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不时闪过几个长着大胡子的外国巡捕。哦!侯薪忽然明白了——这里是租界!在租界里,中国特务是不能够开枪捕人的。如果要捕人,必须先经过法国的工部局同意。想到这里,侯薪胆壮起来,决心寻找机会逃跑。

他们一路聊着,来到宴宾楼饭馆。吃完午饭,侯薪提出逛劝业场,孟双六很高兴地答应了。下午,他们又去戏园子看戏,并在一起吃了晚饭。饭后进了劝业场五楼的电影院。

这真是难熬的一天,侯薪表面上泰然自若,请孟双六看戏、看电影、吃饭,无非是为了拖延时间,寻找逃走的机会。孟双六大约也是由于在租界里不好下手,恨不得多托一会儿,反正天越黑对他们抓人越有利,索性先吃喝玩乐一番。

电影散场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他们又回到茶座上,再也没什么别的地方可去了,侯薪还没有找到脱身的机会,心情不由得焦躁起来。这时,孟双六的神情也发生了变化,他东瞅瞅,西望望,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

“电话在哪儿?”孟双六突然问身边的茶房。

茶房指给孟双六,电话就在旁边的墙上。侯薪灵机一动,趁机向茶房要了一把手纸。孟双六匆匆站起身来打电话去了。侯薪接过茶房送来的手纸,慢条斯理地将呢帽、手套、围巾和钱夹放在桌边,站起身来向外走去。经过孟双六身边时,扬一扬手纸:“去厕所。”孟双六点点头,并未阻拦。他大概以为,侯薪的东西放在这儿,外边又有人守着,量他也跑不了。

厕所就在楼道拐角处。走出茶座,孟双六的视线已看不到侯薪了。“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侯薪思忖着,有一把脚步放得很重,并大声咳嗽着走到厕所门前,推开厕所的门,又“咣当”一声重重地关上,表示已经进了厕所。还好,周围没有人注意,侯薪踮起脚尖,悄悄地转过楼道,飞也似地向一楼奔去。

门口的特务还在那里东张西望。怎么办?侯薪在大厅里迟疑了片刻,“不能再拖延了!”把心一横,侧着身子从边门闪了出去,随即跳上路边的一辆三轮车,“快,快走!”在车上,侯薪压制着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情,没有回头看。让特务们发懵去吧,现在需要的就是争取这几分钟甚至几秒钟的时间。车迅速地汇入了人流。在路口拐弯时,侯薪回头远远望去,劝业场门前的几个特务正在左顾右盼,大概他们正在寻找那个没长翅膀却已经飞走了的共产党员吧。

侯薪对这一带地形很熟悉,他从法租界迅速转到了英租界。然后找了个浴池,洗澡、理发,休息了一会儿,这踩踏着朦胧的月光,平安返回了佛照楼。

 

上一篇:张廷瑞的故事

下一篇:智勇双全的抗日英雄石贵山

地址:保定市  邮箱:  电话:0312-5064150  

中共保定市委党史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