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欢迎来到保定党史
革命烽火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革命烽火革命烽火

智勇双全的抗日英雄石贵山

发布于:2013-6-4 17:25:33 点击量:

抗日战争时期,在望都县有一位智勇双全,威震敌胆的抗日英雄,他就是望都县二区区委书记石贵山。

  

1938年秋,望都大地一片金黄,可是粮食还没进家,日军便开始向各村大量派粮派款。

刚刚当选常早村农委会主任的石贵山,立即召开农会。“咱们一个汗珠摔八瓣儿换来的粮食,不能白白地让小日本儿抢走。”石贵山话音刚落,会员们纷纷表示“不能让小日本儿抢走!”

会后,石贵山找到本村两面村长商量抗粮的事。石贵山说你:“日军派粮,如果硬抗,乡亲们一定吃亏,倒不如软磨。我看每次日军来催粮,你先在前面支应着,实在不行了再想法子。反正不能让乡亲们吃亏。”村长听了石贵山的话点头表示同意。没过几天,日军果然一趟一趟进村催粮,村长不是说粮食还没收上来,就说派粮太多,乡亲们不肯交。收不到钱粮日伪军当然不肯罢休。一天下午,敌人突然包围了常早村,石贵山同村里没有跑掉的100多名群众,被赶到西北口的一个干壕沟里,只见戴着防毒面具的日本兵,站在高坡上,将一颗颗烟雾弹扔进壕沟,顿时烟雾弥漫,人们被呛得直咳嗽。“乡亲们向西边跑!”石贵山压低声音一喊,人们一窝蜂地向西冲去,站在壕沟上的日军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高喊:“再不交粮,死啦死啦的!”

事后,石贵山怕日军再来常早村,派村长进城先送去几百元伪币。过了段时间见没有动静,也就没再送。就这样一个有几十顷耕地的常早村,靠软磨硬抗愣是少交了近10万元。

   

1939年春的一天,一股日军趁人们正在熟睡,偷袭了常早村,抓走了石贵山。

敌人把石贵山押在一座不见天日,阴暗潮湿的监狱里。但敌人并不知道抓来的就是常早村党支部书记石贵山。

几天后,日军大森队长和金翻译官亲自审问石贵山。“你几时通红的?”

“我的良民,不通红。”石贵山沉着回答。

“你不是村农会主任石贵山吗?”

“不是。”

“我叫你嘴硬。”金翻译阴险地笑了笑,朝着门口喊了一声:“来!”立刻进来4个日军,把一具拶子套在老石的手指上,拉紧了绳套。

十指连心,石贵山疼得浑身打颤。金翻译在逼近一步:“你说还是不说?”

“没的说!”石贵山挺直身子,双目如电,鄙视敌人。

“拉!”坐在正面的大森,一声嚎叫,4个日军使劲拉紧绳子。老石只觉得骨节松散,象千万颗钢针,一齐刺入心窝,豆大的汗珠,滚滚下落,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一碗冷水泼在头上,他又慢慢地苏醒过来。大森和金翻译继续逼问,老石愤怒地回答:“你们杀了我也是中国良民!”

大森发火了,跳起来,揪住石贵山的衣领子,把他踢倒在地,手握摔碎的玻璃瓶子,对准他的小肚子,向拧螺丝一样使劲拧下去。石贵山疼得浑身抽搐,眼珠暴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大森把瓶子拔出来时,血如泉涌,站在一旁的伪警,吓得都不敢看一眼。

“说不说!”

“不说!”石贵山虽气息微弱,说话却斩钉截铁。

玻璃瓶子再次拧进老石的小肚子,他的声音渐渐停止了。大森拔出瓶子,又用冷水把他泼醒,还是没有一个字的口供。大森只好命令伪警把老石拖回牢房。

一个月后,老石的母亲受县委委派,提着几张大饼来探监。母子俩隔着厚墙,从不到一尺见方的小孔里会面。娘看着遍体鳞伤的儿子,心如刀绞,她指了指大饼说:“这是他们送来的。”老石立刻明白了娘的意思。他撕开一张饼,发现了一截铅笔,一张纸片。他很快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原封夹在饼里,对娘说:“儿在这里挺好,娘不要惦记。”大娘擦了擦眼泪,深情地望了儿子一眼,转身离开监狱,连夜赶到县委驻地,把儿子写的纸条亲手交给了县委领导。县委领导得知石贵山的情况,立即组织力量营救石贵山。

两个月后,经过内线关系积极活动,石贵山以“良民”身份被释放出狱。石贵山伤好后,组织上决定他担任路西区区委书记。从此,他工作更忙,任务更重了。

   

1940年,日军疯狂镇压敌后抗日人民,实行残酷的“囚笼政策”,从完县经招庄向唐县延伸,挖了一条宽一丈二尺,深一丈的“毁民沟”,妄图分割封锁抗日根据地。

“老石,粮食抢了,地毁了,明年连一块山药面饼子也啃不上了!”群众纷纷找石贵山拿主意。

“乡亲们,我们不能让敌人治死啊!鬼子挖沟,我们平沟!”石贵山斩钉截铁地回答。

“对,平沟!平沟!”

一天,太阳下山后,石贵山把区队武装布置在望都城根,严密监视敌人动向,然后发动各村男女老少一起出动。愤怒的人流,从各村拥到封锁沟,只听石贵山一声令下,封锁沟两旁铁锹映着星光飞舞,泥土顺着高坡涌流,几十里的封锁沟,一夜之间填成平地。

日军看到好端端的封锁沟,一夜之间被填平,更加疯狂,便强迫各村出“苦力”重新挖沟。但广大群众任凭敌人打骂,就是出工不出力。迫于无奈,日军又从山东、冀东抓来大批民夫,重挖封锁沟,并沿封锁沟建成一座座炮楼,强迫各村派人看守封锁沟,那段被平毁,就到那个村烧杀。

石贵山针对敌人的残暴行为,对各村平沟进行了重新部署。一天夜里轮到台下村看沟,全村群众一起出动,一会儿功夫就把封锁沟填平了。等群众们撤回村里后,石贵山派了两个人去大马庄子炮楼报告,伪军班长一听封锁沟又被人平了,一气之下,把两个人打得死去活来。石贵山得知后,和村干部一起商量,决定在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积极开展“合法”斗争,向伪县政府“请愿”。

听说到伪县政府“请愿”,台下村和邻村的男女老幼,满怀仇恨,一起出动。他们抬着被打伤的民夫,向县城进发。守城日军见浩浩荡荡的“请愿”队伍都是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便打开城门,人们拥到伪县政府门前,要求伪县长出来对话。

伪县长被愤怒的人群吓坏了,慌忙从后门溜走。伪科长硬着头皮出来对话,人们指着伪科长怒吼道:“谁不是爹娘养的,我们看沟熬夜,向你们报告,为什么还打人?”

“惩办凶手,撤销大马庄子炮楼!”

宏部宪兵队长,看到成千上万的群众来请愿,怕事情越闹越大不好收场,只好假惺惺地安抚人们。

“惩办凶手!”“撤销大马庄炮楼!”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请愿”斗争持续到中午,日伪军只好被迫接受群众的条件,把伪军班长绑来,当众磕头赔罪,当场宣布撤销班长职务,平沟一事与台下村无关。“请愿”斗争的胜利,既打击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又达到了平沟的目的,群众拍手称快。

 

上一篇:智斗特务队长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保定市  邮箱:  电话:0312-5064150  

中共保定市委党史研究室